千条木船逆风渡海枣树人家葫酉冬气压轿娶媳妇
a01版: 首页 a03版: 海军70周年大阅兵 a04版: 烟台综合 a10版: 烟台城事 a12版: 烟台警法 a14版: 世界读书日 a15版: 世界读书日 a18版: 中国要闻 a19版: 世界视点 a20版: 文娱色彩 a22版: 体育战事 a23版: 体育足球 a24版: 烟台街 c01版: 今日芝罘 c02版: 今日芝罘 c03版: 今日芝罘 c04版: 今日芝罘 c05版: 今日莱山 c06版: 今日莱山 c07版: 今日莱山 c08版: 今日莱山 c09版: 今日莱山 c10版: 今日莱山 c11版: 今日莱山 c12版: 今日莱山

千条木船逆风渡海

———一位交通员眼中的长山岛战役



    烟台故事■亲历

  马永昆 撰文/供图

  1949年,我在山东省北海专署通讯班任交通员,7月中旬夜里,领导把我叫醒,让我们快速送一份绝密文件,并再三叮嘱“要绝对准时无误地送到”。我们一溜小跑把文件送到了各部门和有关的黄县、龙口(当时是单设市)和蓬莱。第二天我们便得知文件内情:我军要解放国民党军在山东的最后一个据点———长山列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地方政府就是要火速为作战部队准备好住房和粮食。专署成立了支前指挥部,我们通讯班同时肩负指挥部的交通任务,工作量比平日繁重了千百倍。7月18日,我24军72师和胶东警五旅开进了北海地区。烟潍公路上,军车、炮车日夜兼程,沿途夹道欢迎的人群达5里之长。我从清晨跑到深夜,困了就和衣打个盹。虽然劳累,但心情特别愉快,特别是第一次看到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炮车队,心潮澎湃。许世友司令员的前线指挥部设在蓬莱城东。我经常来往于黄蓬路上。部队到达后只休息了一天就投入了海上练兵。北海专署支前指挥部以最快的速度从龙口、黄县、蓬莱,更主要的是长岛,调集了一千多条帆船支前。战役决定在7月末打响。
  正当万事俱备,只等一声令下时,天公不作美,7月28日,一场12级台风打乱了我军的部署,集结的一千多条船被巨浪打碎了800多条,仅有的5条机动船也被狂涛卷上了岸。天气如此恶劣,我们执行任务的过程便特别艰苦。台风那天,我打着伞去送文件,结果一股飓风吹来,把我连人带伞一下卷起了三米多高,瞬间,伞被风撕破如缕,我也跌落在地。爬起来,我忙把文件掖到腋窝里,才保住文件未被打湿。
  眼看台风逞威,国民党军在长岛的守备司令何相臣得意忘形起来,他再次向上司打了保票:只要粮食弹药保证供应,“南有台湾北有长山”的局面可以确保。台风过后,他大摆宴席,扬言:“共军遭此毁灭性挫折,三个月恢复不了元气。”
  但是,中央已经决定在10月1日举行开国大典,长山岛如果由敌人占据,直接威胁京津安全,无疑是心腹之患。所以军委决心要尽快拿下长山岛。当时我们这些在基层的同志并不知道这些内情,有一些同志对解放长山岛失去了信心,甚至有人提议,要求中央请苏联出动在旅顺口的海军支援我军作战。这个建议被许世友将军断然否决。
  离中央规定的8月15日前解放长山岛的期限越来越近了,此时的关键就是要尽快征集到船只。于是我们日夜兼程,征集船只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胶东沿海,一些在山东沿海避风的东北船只也被征集到了部队。很快,我们就又集结了1000条渔船。“前指”决定:8月11号发起进攻。
  8月11日夜,南风徐徐,百余里海面上,千条船齐发。万余名群众沿岸相送,口号声震天动地,军民的信心百倍。然而,老天爷又与我军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我军刚刚离岸,顺风变成了逆风。怎么办?军令如山,此时此刻箭已离弦,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能后退了。
  这天守岛的蒋军,得知我军近期有行动,营连长都到第一线坐阵督战,直到凌晨3点钟才疲惫地回营休息。他们认定这种天气没事,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我军船队遇到顶风后橹棹齐加,连钢盔、铁锨都用来划水,15公里的海路,整整航行了7个多小时。凌晨4点钟,我军首批部队登陆,发出了红色信号弹。接着,部署在蓬莱沿海的我军炮群一起怒吼,霎时,登州水道火海一片,头一批炮弹就击中了蒋军的“美宏”舰。我军载有迫击炮和掷弹筒的船只也围住了敌人舰船一阵猛打。被窝在港湾里的敌舰像老牛掉进了井里———有劲使不上。他们乱作一团,争相逃命,你碰我我碰你。守敌司令部的军官们见大势已去,只得慌忙跳上舰艇逃往台湾,余下的蒋军纷纷缴械投降。
  8月12日中午,新华社发布消息:长山列岛宣布解放!这是我军首次使用木船渡海作战,此役彻底消除了京津门户的敌患,开国大典在海上有了安全保障。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