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不济辈(背)儿大与母亲一起推磨锅驮机巴蛸烫面包
a01版: 首页 a02版: 焦点快评 a03版: 今日大事记 a04版: 综合烟台 a06版: 民生烟台 a08版: 特别报道 a13版: 检索港城 a15版: 纵览烟台 a16版: 广告 a17版: 旅游 a18版: 旅游 a19版: 旅游 a20版: 旅游 a22版: 警法烟台 a24版: 关注中国 a25版: 要闻中国 a26版: 要闻经济 a27版: 要闻世界 a28版: 色彩文娱 a29版: 足球体育 a30版: 足球体育 a31版: 战事体育 a32版: 广告 b01版: 小记者周刊 b02版: ·活动·资讯 b03版: ·校园·资讯 b04版: ·活动 b05版: ·小记者原创 b06版: ·小记者原创 b07版: ·小记者原创 b08版: 烟台街 c01版: 今日芝罘 c02版: 今日芝罘 c03版: 今日芝罘 c04版: 今日芝罘

锅驮机

往事如昨



    杜春鹗

  锅驮机就是用锅炉驮着的机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没电,很多农活,全靠它发挥作用。现在上了点岁数的老牟平都知道这东西。锅驮机长得不好看,傻大黑粗的,可它结构简单,操作和维护也相对容易些。农村排水浇灌、脱粒粉碎,用处大着哩。
  1959年我在牟平武宁村旁的饲养场第一次见到这东西。那年我16岁,一个乡下孩子,没见过世面,更没见过什么机器设备。第一次见到锅驮机这个庞然大物,不知是个啥东西。有人告诉才知道。我“哇”地叫了一声,“锅驮机原来长的是这样的。”我这儿看看,那儿摸摸,稀罕得不得了。当时我就产生了想在这里学习的念头。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村里才同意我到武宁饲养场学习锅驮机,我高兴极了,母亲也说“学些手艺好,将来能吃饱。”
  饲养场的饲养员,是县吕剧团下来的。这些年轻人白天是饲养员,晚上是演员。我的师傅叫孙尚明,20多岁,小伙子又精又灵,拉得一手好二胡。他在剧团是琴师,在饲养场是名锅驮机手,主要工作是粉碎地瓜蔓花生蔓当猪饲料。
  那时我酷爱吕剧,有事没事愿意唱两嗓子,尤其喜欢二胡,而且拥有一把自制的二胡。又能学锅驮机又能学二胡,我非常高兴,因此学习积极,干活勤快。锅驮机手是项非常辛苦的工作。我这位小孙师傅认真负责,每天工作起来,起早贪黑,不怕脏累,脸上总是笑呵呵的,脾气好极了。机房里,机器轰鸣,尘土飞扬。他见我连口罩帽子毛巾都没有,现跑回宿舍,找了些旧的让我先用上。小孙师傅的关心,使我很受感动。
  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机器设备,我没有任何理论基础,什么都不懂,一切从零学起。但我的梦想是当名锅驮机手,有的是热情和干劲。我每天围着师傅问个不停。师傅总是不厌其烦,讲工作原理、讲操作要领,有时还手把手教怎样烧锅炉,怎样开机停机。他还把锅驮机操作手册借给我,让我回家抄写。短短一个月,正常操作和维护这些活我都会了,成为师傅的得力助手。我记住师傅教我最重要的事,就是安全第一。操作讲安全,维护讲安全,事事处处讲安全,任何时候这根弦不能松。
  休息时,小孙师傅把我领进他宿舍,听他拉二胡讲二胡,听得我如醉如痴、欲罢不能。回到家里,我根据他的要求,练指法、练运弓、练唱段。《李二嫂改嫁》、《王汉喜借年》是我练得最多的曲目。
  学习结束时,我基本掌握了锅驮机操作要领,可以独立操作了,同时我的二胡演奏水平也有了明显长进。我庆幸在少年时期认识了这位叫孙尚明的大朋友,教了我许多知识,还有做人的道理。他成为我人生路上第一位知心朋友。几年后我参加工作,真的在工厂当了一名操作手,不过不是锅驮机,而是压缩机。在工厂文艺宣传队,我的二胡这门技艺也派上用场。
  掐指一算,孙尚明大哥现已80多了。孙大哥,你现在好吗?你还记得我这个徒弟吗?你我失去联系快60年了,老弟非常想念你。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