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不济辈(背)儿大与母亲一起推磨锅驮机巴蛸烫面包
a01版: 首页 a02版: 焦点快评 a03版: 今日大事记 a04版: 综合烟台 a06版: 民生烟台 a08版: 特别报道 a13版: 检索港城 a15版: 纵览烟台 a16版: 广告 a17版: 旅游 a18版: 旅游 a19版: 旅游 a20版: 旅游 a22版: 警法烟台 a24版: 关注中国 a25版: 要闻中国 a26版: 要闻经济 a27版: 要闻世界 a28版: 色彩文娱 a29版: 足球体育 a30版: 足球体育 a31版: 战事体育 a32版: 广告 b01版: 小记者周刊 b02版: ·活动·资讯 b03版: ·校园·资讯 b04版: ·活动 b05版: ·小记者原创 b06版: ·小记者原创 b07版: ·小记者原创 b08版: 烟台街 c01版: 今日芝罘 c02版: 今日芝罘 c03版: 今日芝罘 c04版: 今日芝罘

与母亲一起推磨

乡村记忆



    程绍堂

  上世纪60年代之前,农村几乎家家都有一盘石磨。那时,农家活计主要靠牲口帮忙。但由于牲畜不足,一家一户推磨的活多半要靠人力。我的老家也有一盘石磨。全家人吃的粮食大都要通过石磨这道工序。
  依稀记得,大约在我七八岁时起就帮着母亲推磨。整个少年时期,推磨成了我一项主要劳动,每每天蒙蒙亮或放学后,我就和母亲一起推磨。一开始,母亲拉,我推,到了十几岁的时候,我可以自己拉着磨杆磨面粉。随着脚下的步子,石磨转动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面粉不停地从磨眼里流淌出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边转边看着从磨眼里流出的面粉,心中的愉悦替代了劳累,身上也便似乎有了使不完的劲。
  推磨,看起来似乎是很简单的劳动,其实不然,它是一项有诀窍的活计,光靠使蛮力往往事倍功半。刚开始,由于我年幼力气小,又不知道怎么用力使劲,只会拼命地往前推,结果出力不少,效果不佳。后来,我在父母的指导下,渐渐地掌握了推磨的技巧。这便是,首先要一猛劲把磨推动起来,一旦启动,就要一股劲地向前推,保持用力不减不松劲。这样,也就有了前进的惯性,使力与惯性达到了高度统一,推起磨来就会感到既快又轻松。推磨的脚步越快,从磨眼里流出来的面粉越多,用的劲越均衡,从磨眼里流出的面粉越匀溜。如果使劲不匀,一晃一晃的,不但从磨眼里流出的面粉会时断时续,而且还会对石磨造成破坏性磨损。在石磨上磨面,最难磨的是豆子和玉米,最好磨的是小麦和高粱。所以,磨豆子和玉米也最费力最耗时,磨小麦、高粱则最轻松最省劲省时。
  每当我与母亲一起推磨时,母亲总会对我说,“孩子,你还小,推一会儿就歇一会儿,千万别累着。”可当我看到母亲脊背上的汗水把衣服都浸湿了,便不遗余力地用力推磨,决心为母亲减轻一点劳累。
  到了冬天,母亲说,冬天推磨可以取暖御寒。起初我不信,就使劲推磨,结果很快就验证了母亲的话,不大一会儿,浑身就热乎乎的。这时,即便是屋外寒风刺骨,你也不觉得冷了,推的时间久了还会出汗。
  在推磨的日子里,我还了解了许多跟推磨有关的颇富哲理的歇后语,如“背着孩子推磨———添人不添力”,“磨缝里的窟窿———有眼无珠”,“磨眼里的蚂蚁———条条是道”,“磨道里找蹄印———步步有点”,“毛驴啃石磨———好硬的嘴”,“一根头发系石磨———千钧一发”等等。母亲曾问我,你知道世上什么路最长吗?我猜了好几遍也没有猜对。母亲笑着告诉我说,世上最长的路就是这磨盘路,你永远也走不到头……母亲时常对我说,推磨最锻炼人了,你不舍得力气,或是不能咬牙坚持,就推不动磨。母亲的这些话语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子里,至今仍记忆犹新。
  帮母亲推磨,使我早早懂得了生活的艰辛和父母的不易,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每每想起跟母亲推磨的情景和她的教诲,我就浑身充满了力量,再苦再累的事情,也咬牙坚持,从不放弃。我十几岁就学会了许多农活,到了上初中读书时,一年下来,我利用假期和星期天参加生产队劳动所挣得的工分,可以分得一个普通劳力的基本口粮,我成了家庭生活中的得力帮手,并受到了街坊邻居的夸赞。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