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春晒海带兵营趣事大魏的心事
a01版: 首页 a02版: 焦点快评 a03版: 今日大事记 a04版: 政情烟台 a12版: 检索港城 a14版: 资讯烟台 a15版: 要闻中国 a21版: 战事体育 a22版: 足球体育 a23版: 足球体育 a24版: 烟台街 c01版: 今日芝罘 c02版: 今日芝罘 c03版: 今日芝罘 c04版: 今日芝罘 c05版: 今日莱山 c06版: 今日莱山 c07版: 今日莱山 c08版: 今日莱山 c09版: 今日莱山 c10版: 今日莱山 c11版: 今日莱山 c12版: 今日莱山

兵营趣事

往事如昨



    于建勇

  1980年10月,我与海阳的43名战友一起应征入伍,到了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聊城支队,开始了向往已久的军旅生活。
  入伍后,先是三个月的新兵连集训。每天从早晨六点到晚上九点,排得满满当当,让人连想家的时间都没有。进入训练场后,连休息时也必须站立—————真想坐下歇会儿啊!我们的老班长叫李贤,栖霞人,大高个儿,络腮胡子,风趣幽默。他出了一个主意:谁的训练成绩好,奖励坐下5分钟。我们班的训练成绩因此总是名列前茅。只有老班长戴手表,有一天上午,他突然让大家猜时间,一个个猜完后,他宣布:“现在是9点半,刚才谁猜的超过9点半,说明训练够了、继续练!谁猜的不到9点半,说明还没练够、坐下休息!”自然有人叫苦不迭。过了几天,他又让大家猜时间,这次有人故意把时间往早了猜,不料他又说:“现在是10点整,当兵最关键的是要诚实,故意把时间猜早的,说明你不诚实、想投机,继续练!”再后来,他让大家猜时间,大家不猜了,说:“班长,您说几点就几点!”然后哄堂大笑。
  新兵连集训结束后,我们12人被分到了阳谷县消防中队。接到火警后,3分钟内必须着装整齐上车赶赴火场。开始时,每听到火警电铃声便十分紧张,经常有人慌得不穿衣服就冲进车库、套上灭火服登车。有一年夏天,出完火场回来后,队长突然下令集合,让大家都脱去灭火服,结果一看有四个人里面只穿一条裤衩。队长让他们四人站在队列前,个个羞得满脸通红。我们的床是用角铁焊的上下床,我睡上铺。有天晚上火警电铃响起后,我赶紧穿衣下床,不料上衣的后身被床梯顶端的角铁刮烂,我整个人被吊到了床上!越紧张越下不来,直到消防车走远了,我才挣脱下来,委屈得坐在床上掉起了眼泪。队长从火场回来后,开始很生气,后来他看看我的衣服、再看看床梯角铁,说:“好了,不怪你,这床等修修。”第二天,他陪我到街上缝纫店修补了衣服,还带我去照相馆合了个影。
  我们每两周看一次电影,最过瘾的是看《少林寺》,看完之后,我们班成了“和尚班”。看完电影后第二天的傍晚,老兵“大个李”说:“我们好歹也是当兵的,也应该练练功夫。”大家齐响应:“我们也剃秃头!”“好,谁不剃也不行!”平常负责给大家理发的梁军放下饭碗跑回宿舍,拿来了理发推子,在每个人的头上贴着头皮先推了一推子。饭后,挨个儿剃头。晚上,队长来查岗,一看满屋子的秃头,吓了一跳。第二天,正好星期天,班长到书店买来了练武术的书,有《武松脱铐拳》《南拳对练》《小林棍术》《五型八法拳》等,大家各取所需,开始了业余练武。晚上的自由活动时间,操场便成了练武场,引得许多群众在院墙外偷看。后来,队长也加入进来。年终,队里还举办了一次武术表演赛,场面十分热烈。
  我们中队的大院里有半亩多菜地,种的蔬菜伙房吃不了的,便拿到街上卖。我们卖菜价格低,且从不短斤少两,遇到老弱病残,还要格外多给点。所以我们的菜到了街上,群众都愿意买。而上街卖菜也是大家最喜欢的,那时我们值班备勤很严格,只有星期天才给一小时时间轮流上街。上街卖菜既不用训练,又可趁机逛街,因而大家都争着去。队长便把菜地一分为二,说哪个班菜种得好,就负责上街卖菜。最后,我们班争得了“卖菜权”。
  不久,大家却发现班长多是安排大王和小于子去卖菜,暗中一侦查,发现他们搞鬼,经常拿卖菜钱买三盒一毛八分钱的元宝牌香烟,每人一盒,送班长一盒。这事很快反映到队长那里,结果我们班被剥夺了“卖菜权”,班长以及大王、小于子还在班会上做了检查。
  我们那时戴的军帽,地方小青年很稀罕。那天晚上我们看完电影,排着队往回走,突然有两个骑自行车的小青年靠近队列,从我们头上抢了两顶帽子,飞驰而去。队长大喊一声:“追!”瞬间,我们散开队伍,拔脚追去,作为消防兵,我们有足够的体能和速度,追了200多米,两名小青年被双双擒获。正好我们的营房紧挨着公安局,就把这两位直接送进去了。
  那天晚上公安局治安科值班的是大胡子老吴和一个青年民警,他们立即审讯,结果意外审出了这两个小青年骑的自行车也是偷的。第二天,两人便被送进了拘留所。
  我们班还发生过一起“悬案”。1983年冬天,沾化县入伍的新兵宋黎明灭火时从房顶掉下来摔断了腿,住进了阳谷县医院。队长让我们班出一个人送饭、伺候病号。大家争着去,班长便说抓阄,结果让刘峰抓到了“去”的阄。大家有点失落,有人提议,集点资给小宋买个保温饭盒,再买点麦乳精、饼干什么的,表表心意。班长说:“这个主意不错,但每人最多捐两元。”(我们每月8元津贴,怕大家乱花钱,每月只发3元,其余的集体给存着)你一元我两元开始捐款,班长数了数,共捐了16元,把钱放桌上,用牙缸压住。没想到第二天,桌子上的钱又多了两元。班长挨个儿问是谁又捐的,没人承认。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两元钱是谁捐的。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