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那么跩代眼打滑溜跐借剃头刀
a01版: 首页 a02版: 焦点快评 a03版: 广告 a04版: 今日大事记 a06版: 综合烟台 a08版: 新春走基层 a10版: 检索港城 a11版: 检索港城 a12版: 主流消费 a13版: 旅游 a14版: 丰金爱心在线,爱心温暖烟台 a19版: 色彩文娱 a20版: 足球体育 a23版: 战事体育 a24版: 烟台街 c01版: 今日芝罘 c02版: 今日芝罘 c03版: 今日芝罘 c04版: 今日芝罘 c05版: 今日莱山 c06版: 今日莱山 c07版: 今日莱山 c08版: 今日莱山 c09版: 今日莱山 c10版: 今日莱山 c11版: 今日莱山 c12版: 今日莱山

何必那么跩

方言撷趣



    王东超

  部首是汉语字典里根据不同偏旁划分的部目,为东汉许慎首创,他在《说文解字》中把形旁相同的字归在一起,称为部,每部把共同所从的形旁字列在开头,这个字就称为部首。如跑、跳、踩、踏等字都属足部,“足”就是部首。部首很多时候都是以文字的意符出现的,所以同一部首的文字往往都有共通的意义。黄县(今龙口)话里有几个“足”部的字,都与脚部的动作有关,值得探究一番。
  在网络上,经常看到这样的话:“你拽什么拽?”“小妹就是拽!”现实生活中,新新人类也常把“拽”挂在嘴边:“你拽得不轻啊。”“我拽我快乐。”甚至有一则广告语就是“拽而有礼”。仔细咂摸其中的意思,“拽”就是傲慢、自以为了不起的意思,读作zhuǎi,其实这里用“拽”字是错的,“拽”一个读音是zhuāi,扔的意思,比如:“把那块石头拽喽”。还有一个比较常用的读音是zhuài,拉的意思,比如“生拉硬拽”。这两个读音都不相符,“拽”也没有骄傲张扬的意思。正确的用字应该是“跩”,原意是由于体胖不灵活,走路摇晃。比如:“鸭子一跩一跩地走着”。这种步态用黄县话说就是“走道晃儿晃儿的”,显得旁若无人,正适合某些人的身份,比如江湖上的大哥,走起路来怎么能像小职员一样规规矩矩?必得端着膀子横立儿晃,这才显得有派,显得有气势,这样才“跩”。跩也由此从步态引申为情态,被赋予了新义。
  附带说一下,黄县话里还有常说的一句话:“你真能拽。”意思是说话时不用口语,而用文言的字眼儿,以显示有学问,比如孔乙己吃茴香豆时说的:“多乎哉?不多也。”这种作态称作“转文”,这里用“拽”是错的,应写作“转”,为“转文”的省称,读作zhuǎi。“蹽”在普通话里有两个义项,一是放开脚步走或跑,比如:“一气蹽了十几里路”。二是偷偷地走开,比如:“他一看形势不妙就蹽了”。做这个意思讲的时候,黄县话也说作“蹽道儿”“蹽杠儿”,比如:“他早就蹽杠儿喽”。“蹽”在黄县话里还有一个义项,就是抬腿的意思,蹽起腿就是抬起腿,人在迈大步的时候,必先要蹽腿,步子大了重心必然不稳,所以黄县话里有个词儿叫“蹽了蹽了”,形容走路时轻飘不稳的样子,比如:“你看你哥哥走起道儿来噔噔嘞,你走起来蹽了蹽了嘞”。
  趿,读作tā,《说文·足部》:“趿,进足有所撷取也。”桂馥义证:“进足有所撷取也者,俗谓著履曰趿。”但这个著履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穿鞋,而是把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用脚背挑着鞋,后跟拖着地走,就是趿拉。过去做双鞋不容易,这样穿鞋简直就是败家,不尊重别人的劳动,也显得随意没有礼貌,所以我们小时候要是趿拉鞋出门,会得到别人异样的注视的。有一种没有帮而只有襻儿的木底鞋,印象里只是在夏天穿,叫作“趿拉板儿”,有的地方叫“嘎哒板儿”。
  靸,读作sǎ, 《说文》:“靸,小儿履也。”靸就是古代小儿穿的鞋子,为便于穿脱,前帮深而覆脚,无后帮,形制与今天的拖鞋类似,所以黄县话把拖鞋叫作“鞋靸”,颇有古义。过去山区盖房子理墙都要用到石头,大的石块之间结合会有缝隙,不稳固,需要用一些片状的石头塞缝,这种片石就叫“石靸儿”,取其象形之意。趿拉鞋时把后帮踩倒的样子比较接近“靸”,所以“靸”也可以做动词用,意思和“趿”差不多,都是指把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比如:“别靸儿鞋往外面跑”。,读cāi,踩、踏的意思。《金瓶梅》第二十一回:“我搊你去,倒把我一只脚 在雪里,把人的鞋也 泥了。”在黄县话中,“”与“踩”的读音不同,用法也不太一样,踩读上声,指脚底接触地面或物体,比如:“踩着凳子贴窗花”。而 一般专指脚陷入泥泞,甚至可以感觉到稀泥从脚趾缝中吱吱冒出,由这个意思出发,凡是有这种感觉的都可以用到“”,比如地瓜煮烂了,要用手箍唧碎了喂猪,这称为“地瓜”;和面时和得稀了,要加些干面粉进去,这叫“点干面”;春天拖大墼的时候,要往稀泥里掺入麦冠,这时要赤脚进去踩,称为“泥”。在黄县话里与“”意思相近的,是“”,《学粤词典》释作:“践踏。”比如:“你别去泥 水”。黄县话里还有“弄湿弄脏”之意,比如:“外面淹欻,你别把鞋 了。”“欻”本声只是个象声词,此处同音借代,用来表示黄县话中“水多而稀”的意思。比如做大米干饭水放的多了,黄县人会说“米饭做得有点欻”。“淹欻”是泥泞的意思,大雨之后或地里浇水了,泥地都会“淹欻淹欻嘞”。“”和“”含义相近,还可以从一句打趣的话看出端倪。在黄县,两个关系不错的人在一起说话,如果一方猜测出说话的真意或事情的真相,另一方就会开玩笑地说:“你真会奶。”比如姑嫂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嫂子的情绪很高涨,小姑儿就会说:“看你高兴的,是不是我哥今晚出差回来?”嫂子回她一句:“你真会奶。”双方都明白,这是“你真会猜”的戏谑语,但是“猜”为什么要说成“奶”,一直让我困惑不解。现在想来,“猜”与“”同音,可作同音替换,“”和“”含义相同,可作同义替换,而“”和“给孩儿奶奶”的“奶”又是同音替换,如此经过三次替换,“猜”就变成了“奶”。简单的同音或同义替换,在方言中是很常见的,像这样辗转曲折的,则较为少见。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