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枪·锄奸·易名
A01版: 首页 A02版: 要闻 A03版: 高考 A04版: 高考 A05版: 高考 A06版: 高考 A07版: 高考 A08版: 高考 A09版: 高考 A10版: 高考 A11版: 高考 A12版: 黄河之水入烟来 A13版: 黄河之水入烟来 A14版: 黄河之水入烟来 A15版: 黄河之水入烟来 A16版: 烟台新闻·民生 A17版: 烟台新闻·房地产 A18版: 烟台新闻·城事 A19版: 烟台新闻·生活 A20版: 烟台街 A21版: 主流消费 A22版: 国内新闻·要闻 A23版: 理财 A24版: 福彩 A25版: 国内新闻·链接 A26版: 世界新闻·要闻 A27版: 信息广场 A28版: 信息广场 A29版: 世界新闻·关注 A30版: 财经新闻·要闻 A31版: 广告 A32版: 财经新闻·热点 A33版: 文娱新闻·色彩 A34版: 体育新闻·战事 A35版: 体育新闻·灌篮 A36版: 体育新闻·绿茵 C01版: 今日芝罘 C02版: 芝罘·城事 C03版: 芝罘·社区 C04版: 芝罘·话吧

夺枪·锄奸·易名

———姜宗泰革命二三事



    大摇大摆,从敌人手中夺取冲锋枪

  1932年7月,在张静源的领导下,中共莱阳县委重新建立后,吸取以往教训,决心建立自己的武装队伍。武器从哪里来?既无钱购买,更无处可买,唯一的办法,只能从敌人手里夺。
  一天,从侦查员的口中得知,国民党招远县马家乡公所和村里的地主马维训家各有一支冲锋枪。莱阳县委立即召集人员研究,准备夺枪。
  1933年春节前夕,由姜宗泰等五人组成的夺枪行动小组,按照事先制定的方案,换上了一色的中山装,人手一辆自行车,车梁上挂着“招远县政府”的牌子,不知内情的,还以为他们是“县政府”的呢。
  五个人一路疾行,很快就来到了马家村。留一人在村头警戒,其余四人,两人在前、两人在后,大摇大摆地进了村。
  到了乡公所,四人把车子一支,径直进了屋。这时早有人向屋里通报:“县政府来人了!”乡长见这些人的派头打扮,忙拱手哈腰迎进屋里。进屋后,他们看到屋里人挺多,就设法把这些人支了出去。
  这时,一名队员划火点上了一支烟,扭头向另外的人问:“抽不抽?”这是事先约定的掏枪暗号。“我这里有。”另一队员一边应答,一边顺势掏出手枪对准了乡长。
  恰在这时,有人进来送水,一看这势头吓得掉头要跑,守在门口的姜宗泰怒喝一声:“站住,往哪儿跑!”抬手一记耳光,打得那家伙一动也不敢动。其他的同志都掏出了手枪,乡长的额头上霎时就沁出了汗珠,战战兢兢地说:“弟兄们……有什么事,只管说,弟兄我……一定照办。”
  “听说你这儿有支‘手提式’,今儿个哥儿几个想借来用一用,不知乡长意下如何?”
  “好说,好说!”说着,乡长就要去取挂在墙上的冲锋枪。一名队员抢先一个箭步跳上炕,“嗖”地一下将枪和子弹袋取下,背在了自己肩上。
  “听说马维训那儿也有一支,烦你走一趟,领我们去也借来用用!”“这个……恐怕……”乡长支吾道。“怎么,不想去?那好,我现在先把你送到阎王爷那里。”一名队员一边说着一边用枪在乡长的脑门上点了点,乡长的脸刷地就白了,说:“我去,我去!”
  有了乡长带路,他们没费多大周折就进了马维训的家里。马维训正在炕上埋头弄账,等他抬起头的工夫,几支乌黑的枪口已经顶住了他的胸口,顿时吓得他目瞪口呆。愣了片刻,他才结结巴巴地说:“兄……弟,有话好……商量,何必……”
  看他这副模样,一名队员疾言厉色地回答:“这就好,今天就是要借你的‘手提式’用一用!”“好,好。我这就去拿给你。”说着就要去取枪,哪里容得他动手,另一名队员早就把枪和子弹袋取来背上了。
  姜宗泰等五人勇闯敌穴,机智勇敢地虎口夺枪,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后来这两支冲锋枪在革命武装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党除祸害,为张静源报仇

  张静源是中共胶东特委的首任书记。1933年6月,时为中共莱阳中心县委书记张静源,根据省委的指示筹备建立胶东特委时,发现当时在莱阳居然同时存在着两个共产党的县委。
  原来,1932年张静源来到莱阳后,发展了一批党员,其中有个叫徐元义,为人狡诈,很有野心。他曾私下提出“富农地主豪绅只要交10块大洋,就可入党”,以这种非组织的方式在莱阳、栖霞边界村庄发展了一批“党员”。后来他通过其在中共青岛市委做交通员的弟弟徐元沛,与中共青岛市委接上联系,隐瞒莱阳已有县委的事实,骗取了青岛市委的信任,另行组成中共莱阳县委,自任书记。此事暴露后,徐元义图谋报复,于1933年10月10日,伙同他人以开会的名义,把张静源骗至村外,将其杀害。
  中共莱阳中心县委得知消息,迅速查明了真相,决定除掉此人。姜宗泰主动请缨,是年11月初,他和另一名党员利用同学关系,找到徐元义。一见面,先是与他东拉西扯,吹嘘他有青岛的弟弟帮助,特别能干。徐元义听了得意洋洋,很是受用,消除了戒心。隔了些日子,姜宗泰来到徐家,说自己最近发展了几个党员,准备晚上给党员们开个会,请他以县委领导的名义去见个面。徐元义欣然答应。姜宗泰知道徐有些武功,特意找了几个会武功的党员。晚饭以后,姜宗泰把徐元义领到赵旺庄乡的一个青石窝处,这时,另一名党员和其他人早已等候在这里了。姜宗泰给大家介绍:“这位是县委的领导徐元义同志。”在场的党员做出热情期盼的样子,全都站起迎接。徐元义一见,兴冲冲地上前与大家握手。就在握手的刹那,那位被握的同志就势抓住徐元义的手,其他人立即上前将其捉住。经过对质和审问,徐元义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姜宗泰为党组织除了一大祸害,也为张静源报了仇。

  战友舍身相救,从此改叫林月樵

  在记载姜宗泰的有关资料中,常记为:“林月樵,原名姜宗泰,山东莱阳万第镇西万第村人,1909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其实,这样的记载是不够准确的,因为姜宗泰、林月樵都各有其人,并不是同一人。但后来由于一段生死情谊,姜宗泰改用了林月樵的名字。说起缘由,那也是一段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
  1934年1月,在海莱地区建立了一支革命武装———海莱游击队,由姜宗泰任队长。姜宗泰带领游击队,从敌人手中夺下枪支,袭击国民党的区、乡公所,惩罚那些平日欺压百姓的地主、恶棍,给嚣张一时的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他的游击队出现在哪里,哪里的敌人就闻风丧胆。因而敌人在全省到处张贴布告,高价悬赏捉拿姜宗泰,由此姜宗泰也得名“姜二虎”。
  一天,姜宗泰利用万第镇赶集的机会,在当地召开县委会。会议还没有结束,就被国民党的特务发现,县保安团的600多人马上就包围了集镇。顷刻间,集上枪声大作,赶集的人顿时乱作一团,“活捉姜二虎”的喊声也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听到喊叫声,姜宗泰意识到了情况万分危急,但他仍然镇定地对大家说:“敌人是冲我来的,你们马上随赶集的群众疏散突围,我来掩护你们……”
  这时,在街口放哨的通讯员林月樵冲进屋子大喊:“姜队长,快向东突围!”说完,便一个箭步冲到街上,奔上一个高坡,“砰砰”地开了两枪,然后高喊:“我是姜
  宗泰,我就是‘姜二虎’!”一边喊着,一边提着枪向西边冲去。
  敌人看到一个人喊着姜宗泰的名字并提枪跑出街口,就信以为真,立即朝着林月樵追去。机智的林月樵,穿街过巷与敌人周旋,但不幸中弹被敌人捉住,最后被敌人当成“姜二虎”杀害,其头颅被挂在树上示众。
  由于林月樵的掩护,姜宗泰得救了。为了纪念这位侠肝义胆为救自己而英勇牺牲的战友和兄弟,姜宗泰从此改名林月樵,使姜宗泰变成了林月樵,林月樵也化身成了姜宗泰。
  一个林月樵倒下了,千万个革命者站起来了,他们的名字像一座座丰碑,永远耸立在他们曾经战斗过的胶东大地上,也铭记在后来人的心里。
  吕廷钢文/图

  姜宗泰,1909年出生于山东莱阳,1929年入党,是中国共产党在胶东的早期党员。曾任莱阳二乡师党支部书记、海(阳)莱(阳)边区党支部书记、莱阳临时县委书记、武装游击队队长、胶东工委委员等职;战争时期,历任连长、营长、团参谋处长、胶东抗大教育长,独立团团长、军分区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任莱阳军分区司令员。在革命斗争年代,姜宗泰有许多英勇斗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