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008版:烟台街
3  4  
CEB 版 PDF 版
我的父亲: 原齐鲁大学校长刘世传
海阳大秧歌: 礼节之舞
去京剧茶座过把瘾
我有一个梦
      
新闻 | 旅游 | 健康 | 漫画 | 博客 | 论坛 | 信息
烟台日报 | 烟台晚报 | 今晨6点 | 华夏酒报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下一篇4  
     【打印】  

我的父亲: 原齐鲁大学校长刘世传

水母网  日期: 2008-01-02  来源: 烟台晚报  
  任齐鲁大学校长时的刘世传
  提起齐鲁大学,老烟台人并不陌生。而许多人或许并不了解,关于1935年齐鲁大学因经费拮据,国民党政府袖手旁观,不仅不予支持,还想趁火打劫,扼杀齐鲁大学,在那危难的关头,我的父亲刘世传临危不惧、挺身而出,回到自己的母校肩负起校长重任、力挽狂澜的事迹。

  我的父亲刘世传,字书铭,1893年3月26日生于蓬莱县村里镇温石汤村一个教师的家庭。祖父刘常德不曾“入学”,却当上了私塾先生,一家老少靠他的“束修”生存。不幸他年纪轻轻就患了肺病,死时才30岁。当时10岁的父亲是长子,不得不肩负起生活的重担,早起种地,夜里苦读。祖母是位精明强干的农村妇女,不知如何结识了美国耶稣教长老会的传教士狄考文夫妇,与他们达成了“协议”——以自己一生献身义务传教为条件,换取教会供养父亲、叔父及四位姑姑入学读书的优惠。就这样,父亲兄弟姊妹六人都先后到蓬莱城里文会中学读书。父亲的学业最好,高中毕业考试,名列第一,由学校保送到潍县广文大学政治系读书。后随校并入济南齐鲁大学,1914年冬毕业。转年到济南青年会任总干事。1919年考取公费留美,先入沃士特大学神学院学习“神学”,不久他就感到,学“神学”不能救中国,于是,经过艰难地交涉,转入哈佛大学政治系,攻读国际公法。1924年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后,到沃士特女子大学教书一年,赚得一笔路费,1925年赴德国、法国留学三年,这期间他在国外完成了重要著作——《国际公法》,奠定了学术研究基础,1930年回国。

  父亲回国后,应聘到东北大学任政治系教授,与章士钊、梁漱溟、刘仙洲、梁思成、罗文干等学者共事论学,心情愉快。1933年我大姐贞模毕业于东北大学附小,因毕业证将籍贯蓬莱错写为“逢来”,性格耿直的父亲办事求真,更有点执着,找附小校长理论。校长是张学良的亲信,指责父亲小题大做,双方弄得不欢而散。此后,父亲便产生了离去的念头。

  北平一些大学得知父亲的情况后,不久,北平大学、中国大学、朝阳大学、民国大学、辅仁大学等七所大学纷纷发来聘书。正在父亲不知何去何从的当儿,民国大学校长鲁荡平先生亲自到我家来送聘书,其情意感动了我父亲,于是他决定到民国大学任政法学教授。

  1934年暑假中,齐鲁大学董事会的代表、美国人David先后四次从济南来北平我家,请我父亲回他的母校任校长。我父亲感到齐大的校长难当:校长是个傀儡,一切均由“洋鬼子”说了算,朱家骅来齐大当校长,不到三个月就下台了,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的弟弟梅贻宝接任校长,一进齐大校门就看到校园张贴着“霉(梅)毒来了”的大标语!再说政府不拨经费,美国又不再接济,拖欠教工的工资多达两三年,教授都走光了,这校长怎么当?于是,父亲坚辞不就。那位代表最后一次来我家相请,说:“刘先生,我听说你们中国刘备三请诸葛亮的故事,刘备是皇帝有面子,我连跑四次,你都不给面子,难道你能眼看你的母校关门大吉吗?明天我就召集在北平的校友和校董开会,请你向大家有个交待。”

  第二天,齐大的校友及董事们果然召开了会议,北平聋哑学校的赵校长代表校友到我家请父亲参加会议。校友们的诚意感动了他,他答应先到济南看看再说。

  到济南一下火车,看到中外教授们打着“欢迎刘世传校长”的大标语,父亲感动地落下了眼泪,这校长是非当不可了。

  父亲就任齐鲁大学校长后,首先抓好了三件事:亲赴美国到各地演说募捐,带回了一笔办学资金;还清了拖欠教工的工资和债务;多次跑到南京教育部说服了部长为齐大备了案,齐大从此进入了名牌大学之林。

  “七七”抗战爆发,国民党政府看到父亲精通五门外语(英、德、法、俄、西班牙语)的专长,命令他以民间使者的身份,到美、欧、非、中亚21个国家去宣传中国的抗日战争。从他遗留下的照片得知,当年他不仅到过美、英、法、俄、意大利等几个大国,也到过埃及、土耳其、约旦、耶路撒冷、伊拉克、伊朗等地区与国家。他所到之处,就用英、德、法、俄文写文章发表于各地的报刊上,宣传抗日,在国际上造成影响。回国后,受到日本侵略军的通缉,汉奸更是对他怀恨在心,济南大街小巷贴满了“活抓刘世传者奖给大洋两万元”的招贴。父亲将大姐贞模送到青岛教会中学,让妈妈带我和小妹回到烟台避难,父亲一人去了国外。

  半年后,父亲回国,即与齐大董事会开会研究,筹划齐大内迁成都的工作。他竭尽全力组织齐大教工转移的有关事宜,并将图书、仪器先运到上海,再乘船到香港转越南经昆明到达成都,齐大终于在华西坝复校了!这时的齐大,名教授荟萃一堂,钱穆、顾颉刚、孙伏园、胡厚宜、高亨、马彦祥、朱东润、王献堂、张维华、严耕望等名教授都在齐大执过教。

  1942年,抗战最艰难的时候,齐大经费拮据,向财政部请求经费,孔祥熙以自己要当齐大董事长、并让他的女婿吴克明当齐大校长相胁迫。父亲为了保全齐大及为学生的前途着想,辞去了校长职务,到四川大学当教授去了。

  父亲是研究国际问题的教授,在成都经常讲演印度问题,蒋介石到成都“召见”过他,令他出任驻印度大使或到香港任职,均被他拒绝。

  建国后,父亲被分配到成都中苏友好协会作翻译并兼任干部俄语班的教学工作,业余翻译了一些列宁的著作。1951年,父亲被误判为反革命罪,判刑一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1958年再次被剥夺政治权利。1985年,成都人民法院为父亲彻底平了反,给他恢复了名誉。可惜他已经看不到了。父亲于1964年3月4日病故,享年71岁。他临终前自言自语地说道:“过去齐大师生称我为‘刘大炮’,这是我的荣誉,人们知道,我的炮口是针对黑暗势力开炮的!”又说过:“我为‘登州府’自豪,一府同时代出了三个外国博士、三个大学校长!”(他与同乡的杨振声先生及黄县的张德馨先生。)

  刘贞一 口述 李思乐 整理


版权声明:
凡未经水母网书面授权,在互联网使用水母网以及《烟台日报》、《烟台晚报》、《今晨6点》、《华夏酒报》等报(刊)新闻资讯的行为均将视为侵权行为,水母网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详情点击:《水母网版权声明》

下一篇4  
      
版权声明 @ 水母网 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