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杨文对戚继光 文化传承的贡......“杠子头”的味道
01版: 首页 02版: 要闻 03版: 看点 04版: 要闻 05版: 城事 06版: 经济 07版: 县域 08版: 看天下 10版: 悦生活 11版: 悦生活 12版: 悦生活

高杨文对戚继光 文化传承的贡献



    □范中义



  高杨文对民族英雄、军事家戚继光的宣传壮志未酬,仅就出版的八部书而言,已经给人们提供了全面、深刻认识英雄的教材,其社会效益是难以估量的,这就是高老对家乡、对社会的贡献。

  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高老生前规划的三件事,这几年都取得重大进展。蓬莱市戚继光研究会已于2008年7月19日成立。中国明史学会戚继光分会也于2018年11月8日在蓬莱成立。交给出版社的《戚继光研究资料粹编》,后经蓬莱市戚继光研究会修订,于2016年由黄海数字出版社出版。高老计划的另一本书《嘉隆万社会与戚继光》,也已列入中国明史学会戚继光分会的出版计划。电视剧有人拍过,但不理想也不全面,新的大型电视连续剧《戚继光》文学剧本正在修改中,有望不久问世。烟台市委领导对筹备推出这部大型电视连续剧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可以预见,高老生前的计划将逐步实现。



  革命前辈高杨文是蓬莱人,我过去与老人家素不相识,只知道他曾担任过煤炭工业部部长。1999年春节刚过,突然接到高老的电话,他邀请我到家里研究有关戚继光的事宜。

  我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做研究工作,与高老从未见过面。我当时感到很惊奇,高老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又怎么知道我对戚继光有所研究呢?后来才知道,高老曾回到他的故乡蓬莱,邀见了史志科科长李克先生。高老想为家乡做些贡献,谈及戚继光,问李克谁对戚继光有研究。李克谈到我和张德信先生,并把我家的电话告诉了高老。李克知道我,是因为1996年我出版过《戚继光评传》,1997年11月《戚继光志》审稿会邀我参加。李克是《戚继光志》副主编,后来我成为《戚继光志》的学术顾问和撰稿人之一,这样我就与李克熟悉了。

  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研究戚继光,一直把宣传戚继光作为自己的职责,所以对高老的邀请欣然接受。1999年2 月20日,我到高老家。他对我讲,他年轻时就敬仰戚继光、崇拜戚继光,现在退休了,准备和蓬莱籍老乡、交通部原副部长陶琦老先生一起,为弘扬和传承戚继光文化做点事情。他要宣传戚继光这位了不起的军事家和民族英雄,也想为家乡文化事业做些基础性工作。他讲,现在初步考虑做三件事:一是成立戚继光研究会;二是出版戚继光的著作; 三是拍摄一部戚继光题材的电视剧或电影。他请我和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明史学会秘书长张德信先生帮助做这些事,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高老带领我们很快行动起来。首先是筹备成立戚继光研究会。3 月6日,在起草《戚继光研究会章程》后,高老召集我们开会,进一步研究成立研究会问题,起草成立研究会的报告。《章程》写了,报告也写了,但因成立研究会受到一些条件限制,此事未能如愿。其次是筹备出版戚继光的著作。4月2日,高老召开会议,确定成立《戚继光研究丛书》编委会及其人选,决定出版十部著作。这十部著作包括戚继光的五部:十八卷本《纪效新书》、《练兵实纪》、十四卷本《纪效新书》、《止止堂集》和待编的《戚少保奏议》; 另外还有戚继光儿子们写的《戚少保年谱耆编》,准备搜集编点《戚继光研究资料粹编》以及新写的《戚继光传》、《明代倭寇史略》和《嘉隆万社会与戚继光》。其目的,一是使读者全面认识军事家、民族英雄戚继光;二是为研究戚继光提供基本的资料。4月22日,高老又召开会议,确定了《戚继光研究丛书》的体例,撰稿人选也陆续确定下来。随后,各书撰稿者开始紧张地撰写工作。

  6月23日,高老又召集我们开会,研究开发蓬莱戚继光故里的建议。7月25日,高老率领我们去蓬莱考察。7月27日,又带领我们参加合作开发戚继光人文旅游资源座谈会,大家都谈了已准备好的意见和建议。由此可见,高老是多么想为开发家乡旅游资源献策出力。他还请国防部长迟浩田同志为戚府景区题写了“戚继光故里”。1999年11月,他邀请国内戚继光学术专家和蓬莱一起合办第二届戚继光学术研讨会,会后还为出版论文集筹集了资金。

  确定《戚继光研究丛书》的选题、撰稿人之后,高老又开始为出版操心了。9月,他写了关于出版《戚继光研究丛书》的申请报告,并与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联系,筹集出版资金,决定由中华书局出版这套丛书。12月,高老和陶琦老先生联手为《戚继光研究丛书》写的“总序”完成。2000年3月19日,《纪效新书》十四卷本的书稿交给中华书局。4月6日,高老邀请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华书局的有关人员开会,进一步商量出版事宜,并同中华书局签订了出版合同。之后,一部部书稿陆续交给中华书局。2001年6月,第一批五部戚继光的著作问世。之后,《戚继光传》《戚少保年谱耆编》《明代倭寇史略》 分别于2003年4月、6月和2004年2月出版;《戚继光研究资料粹编》书稿也交给出版社。

  2004年初,高老病了,不久驾鹤西去,而陶老先他而走。两位老人家生前关注的宣传戚继光的三件事都没有全部完成。戚继光研究会,没有成立;拍摄电视剧,虽然找到作者,并进行了一些筹划,但还没来得及做下去;计划出十部书,只出了八部。

  不过,已经出版的这八部书,无论是对蓬莱还是对全社会的贡献,都是重大的。

  第一,出版这套丛书是一项开拓性的工作。戚继光不像他同时代的俞大猷,在世时没有把自己写的书籍和文章汇集刊刻。他逝世400多年来也没有人将他的文集出版,是高老将他现存的书籍和文章几乎全部汇集起来并出版了,高老做了前人没有做过的事。

  第二,这套书籍是珍贵的、全面的。说它珍贵,是因为出版的戚继光五部著作有四部是明刻本。现刊行于世的十八卷本《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基本是清刻本。清刻本《练兵实纪》 对原书中清人所忌讳的词和内容多有改动,而十四卷本《纪效新书》从清朝开始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都没有刊刻过,很多人不知道戚继光还有这样一部兵书,它在某些图书馆默默地沉睡了300多年。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有过两次出版,但其中一本有删节,另一本印刷质量太差,所以影响不大。这次完整地由著名古籍出版社出版,其影响就不同了。《戚少保奏议》是过去没有、这次新辑的一部戚继光著作,它所依据的《重订批点类辑练兵诸书》是天启二年刻本,是人们很少能看到的一部兵书。将戚继光的著作原汁原味地奉献给读者,是这套书的可贵之处。说它全面,是因为:其一,关于戚继光的五部著作,基本包括了戚继光现存的全部文献;其二,这套书不仅有戚继光自己的著作,还有他儿子写的年谱,以及今人研究戚继光的成果。

  第三,这套书使人们能更深刻、全面地认识戚继光。戚继光确实是杰出的军事家、伟大的民族英雄。在中国漫长的古代史中,出现过不少军事家,但像戚继光这样既指挥军队作战又写出兵书的军事家,屈指可数。他打过大小百余仗无一失败,写出三部影响深远的兵书。自古以来为谈兵者遵用的,恐怕只有戚继光,找不到第二人。所以称其为“杰出的军事家”,他当之无愧。他为抗击外敌倭寇的入侵战斗了八个年头,平息浙闽倭患,保卫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推动了社会发展,不愧是伟大的民族英雄。前些年,有人认为抗倭战争不是反对外敌入侵的战争,而是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有人甚至说,在抗倭战争中,戚继光没有杀过一个日本人,杀的都是中国人。这套书不仅较全面地批驳了这种观点,而且在戚继光的五部著作中也明确指出抗倭之战是抗击倭寇的战争。那些否定抗倭战争是反对外敌入侵的战争,进而否定抗倭民族英雄戚继光的所有企图,都是徒劳的。

  第四,这套书宣扬了戚继光精神。从这套书中,人们可以看到戚继光的卫国安民和创新精神。戚继光说,沿海的台州设立军队就是为了“保障生民,捍御内地”。他重视民,认为军队就是保卫老百姓的。他说:“为将者,须视兵马为安国保民之具……一心从民社上起念。”军队不过是保卫国家和老百姓的工具。作为将领,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都应该是老百姓和国家。他说“尽分以为心,安民以为志,庶功名、富贵、是非、毁誉不足以累”;“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安民”是他的志向,老百姓在他心目中是有重要分量的,他要为此尽心尽力。为了保国卫民,他随时准备捐躯。这些都是很感人的。

  戚继光是创新大家。几部兵书是他不拘泥前人学说的纪录,是他创新的总结。他在军事领域各个方面都有创新:艟船的建造,是对战船的创新;偏厢车的建造,是对战车的创新;空心敌台、尖砖垛口、悬眼的建造,是对城池构筑的创新;夹刀棍、无敌大将军、虎蹲炮、六合铳、三飞、钢轮发火等的出现,是对武器的创新。他这种创新精神,是很可贵的,也是值得人们效仿的。

  高老对民族英雄、军事家戚继光的宣传壮志未酬,仅就出版的八部书而言,已经给人们提供了全面、深刻认识英雄的教材,其社会效益是难以估量的,这就是高老对家乡、对社会的贡献。

  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高老生前规划的三件事,这几年都取得重大进展。蓬莱市戚继光研究会已于2008年7月19日成立。中国明史学会戚继光分会也于2018年11月8日在蓬莱成立。交给出版社的《戚继光研究资料粹编》,后经蓬莱市戚继光研究会修订,于2016年由黄海数字出版社出版。高老计划的另一本书《嘉隆万社会与戚继光》,也已列入中国明史学会戚继光分会的出版计划。电视剧有人拍过,但不理想也不全面,新的大型电视连续剧《戚继光》 文学剧本正在修改中,有望不久问世。烟台市委领导对筹备推出这部大型电视连续剧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可以预见,高老生前的计划将逐步实现。(本文原刊于烟台市政协编纂出版的《烟台文史》)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