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路上“引路人”生活时时需要小提琴革命圣地胶东“小延安”的红色......孝道走过
01版: 首页 02版: 要闻 03版: 牢记总书记嘱托 奋勇争先走在前列 04版: 要闻 05版: 城事 06版: 经济 07版: 县域 08版: 看天下 09版: 看天下 10版: 悦生活 11版: 悦生活 12版: 悦生活

写作路上“引路人”



    □王忠民



  人的成长与进步,总会遇到风风雨雨,沟沟坎坎,而为你点亮心灯,引你前行的人,会让你少走弯路,行稳致远。我的写作道路上就遇到了两个这样的人。

  上世纪70年代,我参军服役被分到了团政治处放映组工作,由于喜欢写点诗歌散文见诸于报端,不久被选为通讯报道员,利用下基层工作的机会采写新闻稿件,发掘报道线索。我的部门领导宣传股长刘元勋,是一位颇有理论功底和文字水平的老政工,人挺和蔼。一天“晚点名”(领导点评一下当天的工作情况)后他找我谈心,说小王,我注意到你写的东西,文笔不错,有激情有想象,但不够“接地气”,可能与你缺乏基层生活有关系。提醒我要扑下身子放下“机关兵”的架子,多深入连队,深入生活,到战士中间发掘写作素材……刘股长的话对我触动很大,让我受益匪浅。我服役的部队是一支卫戍部队,地处偏僻,条件艰苦,与战士同吃同住同甘共苦,不仅仅历练了我的意志品质,学到了许多在机关学不到的东西,也为写作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有一个阶段,我的写作徘徊不前,见稿率下降,为此颇为郁闷。刘股长又为我“把脉”“开方”,启发我写报道搞创作不能因循守旧,老生常谈,要与时俱进,常写常新。鼓励我要紧跟时代,敢于创新,写出与时代同步、战士喜闻乐见的文章作品……如是谈心,让我感到心里透亮,思想开阔。

  不仅仅是思想上的教诲,具体写作上,他也面传心授,不吝指导。每当我写出一篇文稿请他指教,他哪怕再忙,也要抽时间认认真真看完,然后把修改意见写在稿子上,有时干脆当面与我切磋。譬如,反映部队文化的小诗《靶场拉歌》,他说,不如把“才下靶场衣衫湿”的后三个字改为“汗未揩”,这样与下面的一句“拉歌比赛响起来”即押韵又贴切;又譬如散文 《战士的思念》,说不能光写战士对家的思念,要把这种思念化为保家卫国的情怀与动力……与他交流,感觉就像与一位睿智的长者对话,常常让我眼前一亮,茅塞顿开。为了让我补上专业缺乏的“短板”,提高写作能力,在当时宣传股人手少任务重的情况下,刘股长两次安排我参加了上级举办的“通讯报道培训班”和“文艺创作培训班”,在那里,我开阔了视野,收获了知识,学到了本领,写作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服役六年,我根据基层官兵扎根驻地,默默奉献发掘出来的鲜活的素材,先后写出了《青春在军营绽放》、《无悔人生》、《大山里的红五星》、《连队一日》、《战士的家书》、《战地黄花分外香》等50多篇各种体裁的稿件,被军报和地方报纸采用;创作了独幕话剧《战友情深》、《拉练路上》,山东快书《夸班长》、《说小胖》,快板书《拼刺刀》、《夺锦旗》,幻灯解说词《军号嘹亮》、《老兵与新兵》、《我爱国防绿》……受到了战友的喜爱,有的还在军师比赛中获了奖。

  在我从事部队通讯报道工作的经历里,刘元勋,就像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我前行的那个人,在需要的时候,点亮一盏灯,给我温暖与力量,走出迷惘与困惑。后来想想,老首长,不仅仅是爱兵惜兵,教我如何写作,更是教我如何做人,做一个有思想有智慧有爱心有作为的人。

  1978年我从企业调入市级机关工作,有幸遇到了第二个人,我的老领导宋协志。说来也是有缘分,我在办公室任秘书时他就是我的主任,后来我到专委会工作他又是我的领导。在这位有着丰富写作经验的老领导的身上,我学到的不仅仅是公文写作技巧,还有求真务实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机关公文有其自身的特点和规律,政治性政策性也比较强。刚开始我不适应,写出的材料有些“四不像”。他就一点点教,一步步带。颇受启发的是,他每次为我改完材料,都要告诉我哪个地方改了,为什么这样改,而改过的或者指出的,往往是我缺乏知识和经验需要学习的。向我交任务压担子,独立完成一些对我来说比较难写的文字材料任务,使我得到了锻炼,慢慢增强了能力。那时还没有电脑打字,材料都是手写,有时我为了赶时间“萝卜快了不洗泥”,字迹有些潦草,他就提醒,写字是给人看的,既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尊重,一定要工工整整认认真真……搞综合工作比较单调,整日里与文字打交道,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日子久了,我思想上的波动被他看在了眼里,与我推心置腹说,做文字工作要吃得了清苦,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要守住初心,甘做绿叶。勉励我坚定思想,扛起责任,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成绩,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我成长进步的关键时期,他的话,对我不无鞭策,不无帮助。“传帮带”下,我勤奋学习,虚心请教,苦练基本功,公文写作逐渐成熟了起来。

  调查研究,撰写调查报告,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刚入门时不得要领,写出的报告不尽人意,心里很是着急。宋主任就安抚我不要急慢慢来,说写好调查报告首先要掌握调研本领,提高驾驭能力,要我多参加调查研究活动,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增长才干。我发现,每次跟着宋主任下基层调研,他都听得很认真问得很仔细记得也很详细,尤其对一些“热点”“难点”问题,更是一问到底,抓住不放。他对我说,如果不探讨明白这些问题,就找不出好的解决办法,写出的报告就没有说服力,调研就失去了意义。记得一回,他看了我起草的一篇关于推进农业产业化发展的调查报告后提出,不仅仅要反映基本情况,关键要提出办法对策,为领导决策当好参谋,要我眼睛向下,多听取基层的意见建议。撰写调查报告经常会用到一些专业术语,开始由于对所调研的行业不熟悉,我常常表述混淆,张冠李戴。比如,把“竞技体育”、“群众体育”写成“专业体育”、“业余体育”,把农业方面的“收购额”与“交售额”混淆……他都一一改正过来,并让我明白,使我慢慢养成了这样一种习惯,每当下基层搞调研,都要认真阅读相关文件,熟悉相关领域,提前做好功课,并留意从基层群众那里学习行话术语……类似事情,在默默感召着我影响着我。

  从力不从心到独挡一面,从凭着一腔热情到客观理性,从文笔稚嫩到逐渐成熟,我的写作在一步步向前,向上。起草的十多篇调查报告,被上级机关转发或为有关部门采纳。这,离不开老领导宋协志对我的引导与帮助。

  冰心先生的《小桔灯》里有这样一句话,“我提着这灵巧的小桔灯,慢慢在黑暗潮湿的山路上走着……我似乎觉得眼前有无限的光明”。我想,这句话颇能表达我的心情,因为有你,我写作路上不再孤独,迷惘,前行的步履迈得踏实,稳健。感谢你———我写作路上的“引路人”。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