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肉轶事黄河壶口瀑布人间有味是清欢葡萄情缘老式蒲扇
01版: 首页 02版: 要闻 03版: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04版: 要闻 05版: 城事 06版: 经济 07版: 县域 08版: 看天下 09版: 看天下 10版: 悦生活 11版: 悦生活 12版: 专题

葡萄情缘



    街谈物语



  □衣杰文



  母亲爱吃葡萄,可能因为遗传,我也爱吃葡萄。如今又到了葡萄上市季节,看到小区门口卖葡萄的水果摊位,我便不由自主去买上几斤。

  我爱吃葡萄,见到葡萄便会条件反射似的涎水直流。如今条件好了,每次回家总要买上几斤。母亲常说,不用买了,每年买那么多,都吃够了。我知道,母亲说谎,———她怕花钱。虽然母亲每次都要唠唠叨叨,但是,我依然如故。也花不了几个钱,怕什么!我常常要反驳母亲。

  看到水果摊位上籽粒饱满,挂着一层白醭像挤挤挨挨的调皮孩子似的诱人的葡萄,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关于葡萄的一些往事。

  小时候,水果少见,葡萄更是少见,有时,偶尔有到村里卖葡萄的,用篮子装着,仅仅五六嘟噜,这样的卖主一般是自己舍不得吃想换两个零花钱。卖主一来便会被孩子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眼巴巴地看着,有的流着涎水,因为他们知道,大人不会买,———连吃饭都成问题,谁还会舍得买水果呢!我也曾多次围着到村里卖水果的老农,但是不仅仅是葡萄,其他水果我记得也很少买过。父亲每次看到我渴望的眼光,他就会难受地找个借口,让我回家。

  忘记了是哪一天,我放学在家,父亲兴匆匆回家,手里还拿着一截葡萄茎秆。我好奇,问父亲。父亲很兴奋,他领着我到我家老房子的院子里,用撅头刨出一个坑,把葡萄茎秆埋进去,盖上土,踏实。我又使劲踏了几脚,用石块和泥土围出一个方方的湾,浇上水。以后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看看,浇浇水,拔拔草。慢慢地,葡萄茎秆长出了翠绿的嫩芽,长出了长长的新的茎蔓。父亲找来几根长木棍给它做了个支架,在期待中,葡萄长出了米粒似的果实,我的渴望也随着茎蔓的延长不断延伸着。等到米粒状的葡萄变成绿玛瑙似的小绿球,我便情不自禁摘下一个,我想第一个品尝这无限诱惑的美味。绿玛瑙放进嘴里像一个圆圆的玻璃球,我含在嘴里,一种凉凉的润润的滑滑的感觉使我很陶醉。含了一会儿后,我慢慢咬开那骨碌碌转动的小球,一股涩涩的、酸酸的感觉使我不由得把那个绿玛瑙吐了出去,我想不到在我心中充满无限诱惑的葡萄原来是这个味道。后来,父亲告诉我,葡萄要等到变成饱满的紫玛瑙,身上蒙上一层白醭才是成熟的,这是巨峰葡萄,成熟后是紫色的。小伙伴们听说我家种了葡萄,他们经常缠着我到老房子里去看,有时,我会从葡萄茎蔓上掐下一个弹簧状的茎须给要好的伙伴,小伙伴们会咬下一点含在嘴里,品味那涩涩的酸酸的感觉。因为葡萄,我也成了一段时间的孩子王。葡萄的魅力,葡萄的诱惑使我睡梦都是香的呢!

  葡萄已经爬上了高高的木架,葡萄成熟了,我和父亲找了一个筐。父亲用剪刀剪下颜色深的,籽粒饱满的,我在旁边接下,怕摔碎似的小心翼翼地放进筐里。第一年,我们摘了一篮子;第二年,我们收获了满满一筐!我尝到了期待已久的葡萄,小伙伴们也分享到了一分甘甜。葡萄,给我的童年生活增加了无穷趣味。

  我拿出一嘟噜葡萄洗净,我和母亲一同分享着这美味,体会着生活的甘甜。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