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肉轶事黄河壶口瀑布人间有味是清欢葡萄情缘老式蒲扇
01版: 首页 02版: 要闻 03版: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04版: 要闻 05版: 城事 06版: 经济 07版: 县域 08版: 看天下 09版: 看天下 10版: 悦生活 11版: 悦生活 12版: 专题

买肉轶事



    光阴故事



  □于泉城



  人年过半百,总是喜欢怀旧。

  周日,我来到超市买点肉,肉食品保鲜柜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肉食品,猪肉、牛肉、鸡肉好几个品种,单从猪肉来说,肥的、瘦的,肉馅等,不一而足,应有尽有。我不禁感慨,如今生活真是没法和以前比了,变化之大可谓翻天覆地啊!

  之所以有这个感慨,还源于小时候买肉的一些轶闻趣事。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新汶矿务局协庄煤矿度过的。五岁那年母亲去世后,随着自己一年年长大,可以替父亲分担些家务了,其中之一是买肉。因为父亲在矿机关工作,平时很忙。我那时上小学,周六和周日是不上学的,所以就承担了这项差事。

  现在看来,不就是买点肉吗,多大点事。但在当时,可不寻常。因为时在“文革”期间,计划经济年代,物资匮乏,每人月供指标只有1斤肉。由于供不应求,即使手里有票,有时也不一定买得到,如果到月底还买不上,这个月的指标就作废了。所以,为了买点肉,人们想方设法,下足了功夫。每天从早上到中午,肉食店总是排着长队,男女老少翘首以待,因为下午一般就无肉可卖了。

  一个月末周六早上八点多,我来到矿家属区肉食店,只见排队已二十多米,我估摸着等排到我时,还不定等到什么时候,想着家有周末作业,还要去捡石头,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时间。我问了排在最前面的人,得知他们不到七点就来了。我心里有了底,决定第二天早来。第二天是星期天,也是该月的最后一天,我不到七点就来排队,没想到比头天人还多,我急了,如果排到我没肉了咋办?遂来到父亲办公室,焦急相告。父亲安慰我,买不上就算了。父亲的同事告诉我,在五公里外的新汶县城,肉比较好买。我和父亲说,要不我去那里买吧,父亲答应了我,并给我坐车的零钱。我匆匆下楼,准备去小协公社公交站点乘车前往。说来巧了,在矿办公楼下,碰见给矿长开车的张叔叔,他正在擦车。张叔叔和我父亲很熟悉,一见我就问,“小胖子,干啥去?”“上新汶买肉去。”我回答说。“怎么去?”“坐公交。”“上车吧,我正好去接矿长。”这么巧,我闻声大喜,急忙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上,看着张叔叔启动挂档后,吉普车徐徐驶出上路。这可是我第一次坐吉普车,别提多激动了,在车里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哪里都感到新鲜好奇。车子行进中,我使劲伸着脖子看着两旁的行人,多么希望能碰上个同学或老师,一块捎着,也坐一坐。遗憾的是,张叔叔开得太快了,好不容易看到个同学,人家还没有看清我,车子就过去了。

  来到县城肉食店,果然买肉的人不很多,而且柜台里猪肉也比较充足,不一会儿就买好了。回去路上,甭提多高兴了!

  有一回冬天买肉,快排到我时,已经卖完了。前面的人好像熟悉卖肉的,从他们聊天中得知,肉食店每天早上六点去四里外的冷库拉肉。于是,我就多了个心眼。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我就赶到肉食店,去帮人家推车。拉肉是用地排车,那女售货员见我帮她,自然高兴的不得了。我们边聊边走,不知不觉来到冷库,将几扇猪肉装好后就往回走,她 前 边拉,我后边推,不到八点钟,猪肉就上了架。只见她扎上围裙,拿起刀具,面带悦色问我买多少,说着在最好的部位给我来了一块。这一来,排在最前面的人不愿意了,说他六点半就来排队,里面为什么走后门?女售货员毫不客气,用刀拍了拍架子上的猪肉,伶牙俐齿厉声说道:“人家这孩子六点就来帮我拉肉,你知道不?那时你干么去了?你还不乐意,毛病不少!”说的那人哑口无言。虽然帮忙搭上一趟腿,可是能轻轻松松优先买上最好的肉,心里还是很惬意的。这正是与人方便自方便,刮下春风下秋雨啊!

  还有一次买肉的经历也挺有意思,想起来也很好笑。也是一个月末,在家属区肉食店没有买上肉,便来到小协集市肉食店,见有二十多人在那里排队。正在这时,里面卖肉的喊了一嗓子:“肉不多了,后面不用等了。”这嗓子好象发令枪,本来有序的排队转眼骚动起来,后面的拼命往前挤,前面的更是不依不让,顿时乱作一团,排在前面的一位阿姨被挤了出来。怎么办?无论年龄、力气还是个头,我肯定争不过他们大人。就在这焦急无奈之时,我看到一位同学的哥哥,他也在为买不上肉着急呢。同遇相怜,我俩稍微一合计,便让他将我抱起来,合二为一往里挤,如果买上肉再平分。在拥挤的人群中,我居高临下,很快靠近了柜台窗口。此时,小小的窗口伸进好几只胳膊,一个个手握钱票,各不相让,争着出手。卖肉的一时也不知先收谁的。混乱中,我听到有人喊卖肉老刘,我灵机一动,忙将钱票一下扔到肉案上,高声喊道:“刘叔叔,俺爸让我来买肉。”卖肉的愣了一下,问道:“你爸爸是谁?”我说:“你怎么想不起来了,就是老于啊。”但见他将信将疑,犹豫片刻后,还是顺手将最后一块猪肉留给了我。递肉时他还喃喃自语:“怎么就想不起你爸爸是谁呢?”我嘴上说着,您贵人多忘事啊,心里却想,哪是你忘事,本来就子虚乌有嘛。忽悠人家按说是不应该的,哈哈,都是东西紧缺给逼的啊!

  1978年,正是改革开放启程之年,我随父亲来到龙口矿区生活。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传统物供模式被打破,原有流通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人民生活得以改善,物质极大丰富,商品琳琅满目,人们再也不用排队凭票买肉了,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生活所需了,少年时期买肉的经历,无疑成为尘封的历史。正像老百姓说的那样,今天的好日子,多亏改革开放政策好啊!是啊,从自身的成长经历不难看出,生活在这个时代,真是幸福啊!



以上稿件、图片版权均属水母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水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