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胶东兵工(二)王华南对绘画艺术忠贞不渝
01版: 首页 02版: 践行群众路线为民务实清廉 03版: 读烟台 04版: 读烟台 06版: 企业风采 08版: 看天下 09版: 胶东文化 10版: 寻踪 11版: 体娱 12版: 广告

烽火中的胶东兵工(二)



    胶东兵工从1938年2月开始建立,犹如星星之火,零落地分布在胶东大地。几度春秋,几度安危,历尽风雨,历尽困苦,到1946年进入全面发展阶段。



  建国前夕终成燎原之势



  1946年6月,国民党单方面撕毁“双十协定”,全面内战爆发。为扩大军工生产支援前线,胶东军区兵工总厂在加强第一、二、三兵工厂管理的同时,加紧整合、建设新厂,致力扩大生产,胶东兵工进入了一个全面的发展阶段。1946年7月,第六兵工厂在昆嵛山区高家庄建立,其前身是1944年春在昆嵛山前黄龙岘村(现文登市葛家镇)建立的东海民兵工厂(又称环海铁工厂)。1947年1月,合并了东海军分区造枪厂、弹药厂及修械所,主要生产82毫米迫击炮弹。到1948年,拥有职工1223名,设备有100马力汽力机配套240千瓦发电机及各种车床100余台,还有一次能钻4条枪筒的深孔钻床,为胶东地区的首创。兵工六厂充分利用这些优越条件,为解放战争的辉煌胜利提供了“四五式”步枪4432支,掷弹筒2253个,60毫米迫击炮250门,十生地迫击炮弹89158发,黑粒药16765斤,榴弹壳268个。1946年12月,兵工总厂以第二兵工厂机工部为骨干,以胶东行署环海铁工总厂建业工厂为基础,在栖霞境内的水有兰村建立起胶东军区第七兵工厂。该厂主要生产“十生地”迫击炮、82毫米迫击炮,并兼修日式山炮、美式榴弹炮等。期间兵工厂还曾迁移到前涝都、贾家沟、尚家庄一带生产。1947年6月第七兵工厂迁出栖霞境内,移驻牟平的后垂柳村(现牟平区)一带。1948年随胶东军区兵工总厂划归华东财办工矿部第二军工局领导。1949年12月撤销,兵工厂集体转业到山东淄博张店区华东冶炼总厂,整厂建制。

  随着解放战争的顺利发展,为扩大无烟药和炸药的生产能力,1949年3月,在化学总厂二分厂的基础上建立第八兵工厂,工厂的骨干大部分来自部队和地方干部及解放区自己培养的学生。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工厂生产出军工急需的基本原料硫酸、硝酸,在解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49年8月,八厂改建为胶东化学厂,隶属于华东财办工矿部矿产管理局。1948年9月,解放战争转入全面进攻阶段。为彻底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胶东军区军工部把研制炮弹电木引信体的任务交给了化学总厂工业研究室。1948年底,兵工九厂在黄县(现龙口市)建立,专门生产电木粉和炮弹电木引信体。1949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期,兵工九厂基本建成。1950年3月,兵工九厂改名为山东电木厂。同年12月,由龙口搬迁到济南。

  为加强对军工产业的组织领导,1947年5月,胶东军区兵工总厂扩建为胶东军区军工部。至1948年底,胶东兵工发展到9个工厂,人员达到1.1万余人,居全省首位,成为山东军工的主力,华东军工的主要部分。建国前夕,胶东兵工在其它一些地方还建有一些零星兵工场所,如文登的凤山寺、北黄、慈口观、吴家庄等兵工厂和梧桐庵焦油厂等。



  全民自觉捐献军工原料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胶东特委团结带领胶东人民,迅速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热潮。自文登天福山起义,掖县玉皇顶、威海、潍县、昌邑等各地武装起义此起彼伏,先后创建了多支抗日武装,开辟了多个抗日根据地。抗日队伍的日益壮大,对敌斗争的日渐发展,迫切需要修理枪支、制造弹药,创建自己的兵工厂所。胶东区委、行署和军区十分重视兵工厂的建立和发展,兵工厂自建立起就隶属军队领导,在各厂设立了教导员和指导员,有党的组织和青年团、工会组织。胶东区党委、行署、军区对兵工生产非常关心,只要兵工生产需要就设法予以解决,甚至通过地下党组织和“地下航线”,以及利用敌占区商人,千方百计给与支持。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对兵工生产和工人安全、身体健康非常关心。他得知制酸工人的衣服经常被严重烧蚀,又听说呢子衣服耐酸烧蚀,就把缴获日寇的呢子大衣调拨给兵工厂制酸工人穿,把防毒面具拨给制酸、制火药的工人戴。第一兵工厂实验室在杨家沟自制硫酸成功,许世友司令员、贾若瑜参谋长亲自到场慰问祝贺,给工人、技术人员很大鼓舞。得知工人连续加班拼命生产,就强调要劳逸结合,注意恢复体力,必须加班的,要经批准,吃夜餐,增加保健。首长的关心,极大地教育了兵工干部,鼓舞了兵工工人。1941年4月,为统一领导管理当时5个兵工厂,胶东军工生产委员会成立,下设巡视员2名、交通员1名、勤务员1名,五支队司令员王彬兼任主任,王本贤为副主任。1945年9月,胶东军区后勤部将兵工厂武器弹药生产的领导与对部队械弹供应分开管理,成立兵工总厂。胶东工业研究室建成后,为充实技术资料、仪器设备,胶东行署和军区通过各种关系,从大连、上海、香港甚至国外购置了十万分之一的分析天平、铂金坩锅、各种精密仪表、玻璃器皿等先进仪器和大宗科技图书资料。研究室的藏书,单是科技方面的就达4万多册,其中外文图书占多数。

  兵工厂创建后,最大的困难是如何保障生产所需的工具、设备和原材料等物资供应。地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对此全力支援,保证供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切服从战争,一切为了前线”,成为全民的自觉行动。为解决手榴弹生产缺铁、缺木材的问题,当地群众纷纷把废犁耙、破铸铁收集起来,一个村就献出几千斤甚至上万斤生铁,且分文不要。砍伐房前屋后的成材树木,工厂何时需要何时送到。为捐献有色金属造子弹,群众喊出“多献一枚铜元,多生产一粒子弹”的口号,争当捐献模范。老农会会员把祖传的供器献出来,妇救会员把自己箱子、柜子上的铜件拆卸下来,献给兵工生产。兵工厂缺少储存物资的库房。地方党员和积极群众的家就成为库房,工厂需要保卫、警戒,地方党组织带领干部群众积极参与、支持,随时为工厂巡逻、放哨,帮助保管、埋藏和转移物资。虽然敌人无数次“扫荡”、“清剿”,但由于地方党组织和群众的帮助,兵工厂的物资和军工产品从未受到大的损失。各兵工厂由于正确地贯彻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各阶层群众,因而在短时间内就能聚集起当时被称为“精华”的机器设备和大批能工巧匠、技术人才。1947年,国民党对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兵工四厂为在一个月时间完成10万发炮弹的生产任务,栖霞大榆庄、邴家村的人民群众及时组织人员支援工厂。群众进厂短期训练后,承担一些粗活,妇救会员进厂帮助完成缝药包任务。群众与工人同努力,终于按时完成任务,受到军区嘉奖。



  兵工、工厂坚如磐石



  抗战争时期,胶东兵工的生产环境十分险恶。日军的扫荡,国民党顽固派的不断骚扰和经济封锁,都给兵工生产造成极大困难,但兵工战士表现出革命的大智大勇,甚至献出生命,确保兵工生产安全进行。

  面对敌人的严酷封锁,兵工战士排除万难,多渠道保证材料需求。经常依靠靠群众的掩护、商人的协助,利用伪军中的关系混过哨卡,把材料运回工厂。兵工一厂总务科王谟同志在前往即墨寻找商人关系时,被捕牺牲。其他同志前赴后继,不断从敌占区搞到急需材料和设备。工厂千方百计发动职工群众自力更生,就地取材,克服物资供给困难。制造手榴弹缺乏焦炭,就组织工人上山建窑,伐树烧炭。复装子弹缺少无烟药,就搜集废旧电影片子,碱水洗去胶膜,制成碎末代替。在当时特殊条件下,发扬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发挥集体智慧,创新多种土办法、土材料、土设备,制造硫酸、“甘油炸药”、“双筒机枪”,有力地支援了前线作战。

  兵工不但是生产的主力军,还是保卫和保证工厂安全的战士。1942年冬,在日寇“拉网大扫荡”中,兵工一厂警卫队的一个排为掩护兵工厂转移与敌遭遇,大部分壮烈牺牲。险恶的斗争环境并没有吓倒胶东兵工人,在“保卫机器,保卫枪支弹药,保卫工人,保证扫荡后迅速恢复生产”的口号下,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兵工生产中。由于设备简陋,材料缺乏,试验和生产过程中,发生过多次弹药爆炸、人员伤亡的事故,但胶东兵工人总结经验,继续工作,从不曾使试验和生产中断。



  聚智育人提升综合实力



  兵工队伍初创时,文化素质、技术水平普遍很低。为适应兵工生产迅速发展的需要,胶东区党委和军区一开始就十分注重文化教育,创办了从识字班到大学班各种形式的文化技术学校,互教互学,兵工战士整体文化素质提升很快,有力地推动了兵工事业。胶东区党委负责人林浩和林一山,对兵工科技人员很是重视,经常关心他们的政治进步和科研情况。组织部门发现这方面的人才就给军工部派来。华东军区曾派化工专家施泽钧到工业研究室任主任,山东军工部也派出大批具有大专文化程度的工程技术人员到胶东军工部工作或兼职。抗战胜利后,胶东军区从东北等地聘请了日籍工程技术专家十几名,有力地推动了技术传授和技术工程人员的培养。

  1947年,军区工部组织“爬山顶”技术攻关活动,全体兵工战士尽自己所能,开展了献力、献策活动。兵工二厂机工部主任赵泮荣改进了剪弹翅工具,提高功效上百倍;兵工四厂在刚完成7000发82毫米迫击炮弹任务后,接到一个月内突击生产3万发迫击炮弹得到任务。为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全厂班组由两班制改为三班制,各班组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厂部人员分头深入班组做好服务工作,技术部门主动到班组解决技术问题,经过一个月的昼夜奋战,终于完成任务,有力的支援了孟良崮战役的胜利。1948年5月,胶东军区军工部号召兵工厂开展立功竞赛运动,各兵工厂涌现出一大批立功人物。工业研究室的外籍技术人员佐藤政胜、伊藤寿彦等也立功得奖,被评为劳动模范。YMG记者 慕溯 通讯员王强 谢志诚 王林山 周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