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进士第寻踪
01版: 首页 02版: 要闻·现场 03版: 都市·民生 04版: 天下·神州 05版: 天下·环球 06版: 记录·寻踪 07版: 体育·劲赛 08版: 娱乐·星空

烟台进士第寻踪



    史纪明 撰文

  牛立志 史纪明 摄影



  烟台历史上通过科举中功名、入仕途者层出不穷,尤以明清两代为最。进士们在故里建宅第、门口竖旗杆,充分显示其身份和地位。进士第,是烟台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烟台建筑文化的研究、保护和弘扬、激励青少年刻苦学习现代文化科学知识等,具有重要意义。随着历史的跨越,今天现存的进士第已经不多。一则土木结构建筑保存百年实属不易,二则现代建设拆迁改造。笔者作为烟台建设的开拓者和烟台民俗文化的研究传承者,对这块风水宝地上珍贵的进士第进行了寻踪。



  烟台明清两代多进士



  科举是中华民族封建社会的教育考试选官制度。科举制度自隋唐开始施行,直到清末废止,其间除了蒙元初期的几十年曾经停行,一直沿用了1300多年,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民俗以及民族性格的形成,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它的时代先进性在于,不论阶级,不论贫富,以真才实学为取士标准,不拘一格降人才。据有关资料记载,科举制度以来,全国共考取进士20万人。而烟台市区明清两代就考取进士133名,其中武状元1名、武探花1名;还有举人443名、贡生811名,在全国科举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区域分布情况看,福山范围(含现福山区、芝罘区和开发区)考取进士75人,其中武状元1名、武探花1名,举人273名、贡生500名;牟平范围(含现牟平区、莱山区、高新区)考取进士58名,举人、贡生170名和311名。

  通过考证烟台明清两代科举制度所产生的大批人才,可以管窥其科举文化的特点是,人才辈出,科第连绵。据清光绪年间的《福山县志稿》载:“科第任宦之盛,比于通都大邑。人文蔚起,是一郡之冠。”时为胶东之最,山东之前列。这些进士既有真才实学,又是符合统治阶级标准的拔尖人才,是明清两代封建统治的支柱和栋梁。因此,有识之士称烟台是“风水宝地,人杰地灵”!

  烟台明清两代进士中,有一批颇具影响的人物着实令人刮目。例如孙遇一门三代6进士。孙遇(1404———1483),福山区两甲庄村人,明宣德十年山东乡试中举人,正统元年入京会试以二甲第二十五名中进士,授官户部主事,后历任徽州知府、江西右布政使、河南布政使。他为官清廉,忠于职守,勤政爱民,在任32年,深受民众拥护。后因明宪宗听信谗言,将孙遇罢官。孙遇不申不辩,返乡务农。孙遇回乡后,把主要精力用在教育子孙上,开设孙氏家塾,亲自为子孙授课。在他的精心培育下,4个儿子3个考中进士———长子孙珂1454年中进士、次子孙珪1478年中进士、四子孙琰1481年中进士,唯有三子孙瓒于成化十年(1474)考取举人后,不愿为官,终生研究理学,成为当朝理学大师;两个孙子孙乐和孙檠兄弟二人于弘治十七年(1504)同科考取进士,成为胶东民间盛传的“一门一榜二进士”的佳话。烟台有一门三代6进士的典例,更有同宗27进士的奇迹,这便是福山古现村王氏家族,被誉为“名门望族”。27进士从第一个进士王允谐开始:王允谐少有鸿鹄之志,读书刻苦,志在四方;为人刚毅,不甘屈居人下。《王氏家谱》记载:“家贫刻苦好学,常于驴背上读书,任其所止,在门口绊倒,方知到家。”明崇祯四年王允谐乡试考取举人,次年入京会试落第,此后以战乱避居于家,直到16年后应新朝清顺治四年(1647)丁亥科会试,考取进士,授大理寺观政,后任陕西成县知县。王允谐其后有顺治十二年(1655)考取进士、官至户部尚书、正一品大员的王隲,又有雍正十一年(1733)考中进士、官至湖广总督的王检,还有乾隆元年(1736)考取进士、官至安徽布政使、有“白面包公”之誉的王显绪,更有光绪六年(1880)考取进士、官至国子监祭酒、中国“甲骨文之父”、著名爱国英雄、其事迹脍炙人口的王懿荣。27进士以自身的努力,打破了考取进士难的神话,成为天下生员中的佼佼者。

  烟台明清进士多系刚直不阿、为民请命的好官,国家的栋梁。郭宗皋是福山城里人氏,明嘉靖八年(1529)中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正一品大员。他素以敢直言陈时弊而著名。嘉靖十二年秋,天落陨石如雨,满朝文武无一敢言者,唯有郭宗皋以监察御史身份直谏认为:这是上天之警示。并上书长达千余言的《星变疏》,奉劝皇帝要“惇崇宽厚,察纳忠言,勿专以严明为治。”因言语锋芒毕露,触犯帝忌,嘉靖皇帝大怒,当朝对他廷杖四十,打得皮开肉绽,但他仍不认错,嘉靖帝只好作罢。嘉靖十四年,朝廷委派他巡视苏州、常州等地,他不论盛夏或严冬,皆骑马不坐轿,所到之处,亲自处理裁决大小案件,并执法如山,清正廉明,深受百姓爱戴。嘉靖十六年,朝中有人讨好权臣,推荐曾谄媚于当朝皇帝之辅臣行宰相之职李时的保定巡抚提升,群臣大多随声附和,唯郭宗皋上疏力排众议,列举保定巡抚谄媚权势劣迹,并明言不可提升。他不畏权势的行为,在朝野引起震动,被誉为“铁头御史”。后受奸臣严嵩迫害,郭宗皋两次被革职,其中后一次被贬谪戍守边疆17年,直到隆庆元年,才被赦免,调回京城任用。光绪十五年(1889)进士于宗潼(福山区湘河村人),在1911年担任四川劝业道台期间的爱国爱民举动,深得民众拥戴。是年,清政府借实行铁路收归国有之名,将民办的川汉、粤汉铁路无偿占有,并以铁路筑路权为抵押,向英、美、德、法四国银行借款,激起了四川、湖北、湖南、广东各省民众的联合抵制。四川成立“保路同志会”,联合举行请愿活动;成都各界联合罢市、罢课,以示抗议,对此,于宗潼表示支持,并到市民中演讲。四川总督限令民众复课开市,否则派兵弹压,并奉朝廷密旨,要派兵将“聚众闹事者严办”。于宗潼率地方官员几十人联名致电内阁,陈告“川民争路争约,志坚理足”,“民意不可欺,路权不能卖”。后总督派兵包围铁路公司,将“保路同志会”正副会长逮捕。消息传出,数万民众,义愤填膺,潮水般涌向总督府请愿要求放人。总督手下命令士兵开枪,当场杀害群众23人。此时,四面八方涌来的群众越来越多,总督府调来了大炮,准备炮轰请愿群众。危急时刻,于宗潼挺身而出,用胸膛挡住炮口,并大声哭曰:“愿与众俱碎!”这才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当日,于宗潼被削官为民。离川回乡时,百姓攀辕哭泣,护送百里不绝。



  现仅存的几处进士第



  为了考察进士第的详细情况,笔者跑遍了市区,发现王懿荣、傅懋凯、谢隽杭等几处进士第和与李永绍尚书密切相关的宅第尚在,但不同程度的残缺不全。现场考察的情况大致如下:

  芝罘区傅家村傅懋凯武探花宅第。傅懋凯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乙丑科会试、殿试以一甲第三名中武探花,授二等侍卫官,秩正四品武职。后历任一等侍卫、绿营参将,秩正三品武职;逝后诰封武显将军,从二品武职。据村里遗老回忆,傅懋凯故居共有自己和子孙居住的6处四合院落,其中探花自住宅第为一处三进四合院,与堂兄傅懋晸宅毗邻。两家共用的巷道东首沿大街曾设有牌坊,其横联写有“探花及第”,两边对联上联是“平地一声雷”,下联是“禹门三级浪”。牌坊前设有旗杆一处,夹杆石上刻有“光绪二十一年乙未榴月鼎建”,时在1895年6月。进巷门脚下有三块圆形青石铺地,寓意连中三元。向西头正对一座独立影壁,影壁和里面两套院落的西院墙间是一更道,向西北通向两个儿子所建的两处院落。巷道均用不规则青石铺地。探花宅第房屋正厅面阔5间,进深4米,厢房面阔3间,进深2.8米。正、倒房五檩屋架,前后出厦,阴阳合瓦屋面,镂空游脊,墙基础为青石,腰线为三层平铺砖,腰线以下为规则毛石砌筑,以上为乱石麻刀白灰抹面,山墙为一峰山砖石硬山;大门为倒房过道门,台阶五级,门前设一对石鼓,雕有“瓶盛三戟”和“鹿鹤同春”图案。整座宅第充分体现了清末民初胶东“四合院”的风格。宅第建于傅懋凯中探花之后,其告老还乡后一直住在这里,至去世。后来牌坊、旗杆和石鼓等被拆除,门窗、墙体、檐头等被改造,其他保存尚好。

  开发区古现东村王懿荣进士宅第。王懿荣出身官宦世家,祖父王兆琛,清嘉庆二十二年进士,官至山西巡抚;父亲王祖源,道光二十九年拔贡,官至四川按察使。王懿荣宅第共有两处,一处在祖籍古现东村,是祖上留下来的;另一处在福山城里,俗称“二宅子”。据有关资料记载,清光绪十二年,王懿荣父亲病逝于北京,王母谢太夫人思乡,王懿荣便与弟弟商定在福山城里建一处新宅,奉养母亲。在其妹夫张之洞的资助下建成了新宅。“二宅子”为三进连缀组合院落,建筑总面积3700平方米、房屋99间。“二宅子”在20世纪80年代城市建设中被拆除。据古现东村居委会党支部书记王明忠介绍,王懿荣古宅位于村中,原为连缀四进四合院,共有房屋79间,为祖父王兆琛所建,王懿荣就生长在这里。房屋位于当时的古现大街南侧,大街上设有按当朝功名官宦人家必配的牌坊、旗杆等显示身份的标志物,是一座还是若干座,现代遗老不得而知。从现场情况看,宅第大门面西北,正房5间,面阔17米,进深7米,整座宅第包括屋脊、屋面、屋檐、屋架、墙体、山墙、门窗、大门和其他构筑物,是典型的胶东四合院风格。现存房屋西部分为只有正房和倒房的围合院落,东部分为三进四合院,其余的已不复存在;房屋的墙体、门窗和屋顶等都作了相应地改造。房屋的所有权和管理权,新中国以后几经变迁,先是归村集体所有作为仓库使用,再是粮食局用作粮仓,再后来归私人所有。现在由开发区宣传部购得王氏宅第产权,为下步保护改造做准备。

  福山区下夼村谢隽杭进士宅第。谢隽杭于清光绪六年(1880)考取进士,官至云南曲靖知府。谢隽杭耿公忠直,按律办事,容不得贪官污吏的劣迹,有官员为讨好他,送礼贿赂,遭到他严厉训斥;他清廉自守,虽居要职,下尚奢侈,平日除了会客外,在家总穿一件蓝布长衫,民众送他一个雅号,“蓝大褂子”。谢隽杭宅第在本人中进士入仕途后建设,告退致仕后,在此居住了15年。谢氏宅第按近代胶东“四合院”风格建设,为三进四合院落,房屋33间。整个建筑简洁朴素,用材一般,尺度一般,无豪华雕饰,使用当地原木和“海木”,一色普通青砖灰瓦,台阶不高,大门不张扬,不比周边村庄的盐场“大成栈”、城西“双盛”、东北关赖家等富绅民居,充分显示出他为官清廉、克勤克俭的本质。后来,房屋虽有多处被改造,但现在仍能从屋顶、屋脊、屋檐、门栅、窗棂和围墙装饰等部位看出当年的风采。

  莱山区西解甲庄村李永绍尚书嫡孙宅第。李永绍(1650———1739)系西解甲庄村李氏七世祖,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中举人,二十四年(1685)中进士,后历任知县、都察院江南道监察御使、光禄寺少卿、鸿胪寺正卿、户部右侍郎、盛京工部侍郎等职,官至工部尚书,正一品大员。李永绍雍正五年(1727)秋蒙恩归休,居故里“约山亭”,12年后寿寝,享年90岁。现在,李永绍宅第“约山亭”已不复存在,但其嫡孙李子宾所建宅第“大房子”却赫然耸立。“大房子”位于西解甲庄村古建筑群内,单体坐北朝南,面阔5间,总长28米,进深11米,屋架为13檩,系超大结构,后人亦称“大房子”。“大房子”单檐出厦,阴阳合瓦屋面,一峰山墙,镂空游脊,腰线以下为加工毛石砌筑,上为青砖,总体上是清朝中后期胶东“四合院”风格。“大房子”建于光绪年间,距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新中国后系村集体所有,作为仓库使用,故对门窗作了较大改动,“大房子”前面是李氏祠堂,建于道光年间,系李永绍族孙李九龄建设。李氏祠堂为仿京式建筑,正厅面阔5间半,屋架为7檩结构,与"大房子"前后呼应,形成了一个有机整体。由于年时已久,李氏祠堂门楼和东西两厢已经拆掉,院子里两株木瓜树和几株玉兰花已伐掉,正厅门窗已掉落,屋脊、屋面也残缺不全。另外,西解甲庄村历史上牌坊众多,有尚书牌坊,也有贞节牌坊,后来破“四旧”时多数被拆除,只留下一个节孝牌坊。



  保护开发进士第当务之急



  进士第是烟台极其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开发是当务之急。烟台历史悠久,文化积淀丰厚,7000多年前的白石遗址,向世人展示了独具特色的烟台史前文化;春秋时期胶东作为齐国的食邑,向世人证明了烟台的富庶,成为齐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秦始皇三次东巡登芝罘,显示了烟台在中华民族的重要地位和对历史文化的贡献。明清两代,烟台许多重大事件都载入了史册,其中科举入仕便是之一。在狭小的地域空间里,科举入仕者风起云涌,精英贤能辈出,这在全国是罕见的,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进士第是与进士密切相关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历史文化,把进士第放在全国大环境下和烟台大文化背景下审视,它是烟台历史文化的代表之一,是烟台人聪明睿智的具体体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城乡步伐的加快,进士第在不断走向消亡。就在笔者到一处进士宅第现场考察时,还听到村干部说,再过20几天,这些房子就被拆掉了,因为影响新大楼建设。笔者感到一阵揪心,如果真的拆除,损失太惨重了。再看看旁边鳞次栉比的现代高楼大厦,想必村干部的话是真的。因此,笔者呼吁各级领导和有识之士,要以为烟台文化大局着想、为人民利益着想的责任感,增强创造价值的紧迫感,把保护开发进士第作为创建烟台文化大市强市的重要内容实施,实现传承历史,昭示后人,激励青少年发奋学习现代科学知识,为研究古建筑提供活的教材,加快经济发展。

  一些有识之士几年前已开始保护进士第。目前,进士第还没有列入国家和省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是有关区政府和单位已敏锐地看到了它的文化内涵和在两个文明中的价值,采取措施保护开发。芝罘区委、区政府明确傅家村傅懋凯武探花第和伯力客、上海客等富绅“四合院”及傅氏宗祠等历史建筑,在旧村改造中不准拆除,要在改造中实施保护。获得旧村改造开发权的烟台城新开发公司,高度重视探花宅第的保护,首先在开发规划设计中明确了包括探花宅第在内的7处近代四合院实施保护,并与新建筑保持足够的间距;其次主动向居委会投资,支持保护改造近代建筑规划的实施,去年投资20万元。目前居委会已多方筹资完成了傅氏宗祠的保护改造,探花宅第列入下步的先期保护改造计划。开发区各级组织已把王懿荣进士宅第保护列入日程,工委宣传部已买下了房屋产权,为下步改造开发作准备;古现街道办事处会同古现东村居委会作好了名人宅第保护开发规划和27进士牌坊街建设规划,正在有计划地组织实施。西解甲庄村委提出了“重建尚书府”的口号,计划结合与青岛某开发企业实施的“明日之城”整村改造项目予以实施,重建的尚书府将作为五星级饭店对外展示接待。

  保护开发进士第是当务之急,应先从政府做起。各级政府应明确进士第的文化内涵和保护开发价值,加大对进士第保护开发领导力度。首先,要强化对进士第保护开发的宣传。针对部分基层干部和开发企业认为进士宅第是老房子、旧房子,“与时代不合拍,浪费资源,影响新大楼建设,要尽快拆除”的模糊认识,吸取北京、重庆等地拆除了历史名人宅第和行宫,造成巨大损失的教训,采取多种形式,宣传对进士第实施保护性开发的意义,提高基层干部和开发企业保护进士第的自觉性。其次,把进士第列入市级文物保护范畴。组织史志、文化和规划建设等部门对现存的进士第逐个调查摸底,列出单子,登记造册,明晰产权,落实责任,实施挂牌保护。严把旧村改造规划设计审查关,杜绝随意拆除进士第的行为。凡有重建价值但已拆除的进士第,要结合旧村改造予以开发重建。再是,加大进士第保护开发资金投入。可采取财政、集体拿一点,单位、个人捐助的办法筹措保护资金;也可以列入旧村改造大盘子,由开发企业按规划要求保护开发,交产权单位管理;还可以作为旅游景点,由旅游产品开发单位开发经营。总之,只要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加强领导,全市上下形成合力,已有保护开发规划的进士第,就一定能从纸上走到地下,尽早付诸实施;已拆除的,就一定能加快规划,实施开发重建,进士第就一定能成为烟台建设文化大市强市的重要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