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006版:记录·寻踪
3  4  
CEB 版 PDF 版
李东山与烟台钟表
      
  论坛最新帖子
  一周热门帖子
新闻 | 旅游 | 健康 | 漫画 | 博客 | 论坛 | 信息
烟台日报 | 烟台晚报 | 今晨6点 | 华夏酒报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打印】  

李东山与烟台钟表

水母网  日期: 2008-11-15  来源: 烟台日报  
宝时钟厂的生产车间。

  爱国实业家李东山。
  1936年位于朝阳街的宝时造钟厂。
  烟台老钟表。
  烟台钟表展吸引了不少“老外”。
  上世纪30年代,烟台德顺兴造钟厂(原宝时造钟厂)被公认为"中国造钟首创第一家".此图为印有此语的广告。
  烟台钟表展人头攒动。
  1932年烟台永业造钟厂的报纸广告。
  ■2008年10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全国近百家媒体记者参加的新闻发布会。发布新闻的主题词是: 改革开放30年烟台钟表巡礼。通过媒体宣传,更多的人开始关注烟台钟表 ,同时烟台钟表近百年的历史也逐渐呈现在世人面前。

  烟台老钟上的爱国宣言

  想了解烟台钟表史的人应该去烟台山上的钟表博物馆,这里陈列着数百台产于上世纪初叶的烟台老钟。大半个世纪岁月的侵蚀,不减它们当年的风采。“寶”字、“永”字、“業”字、“盛”字、“慈”字,楷书字体加简练图案装饰,令人感受到历史文化的厚重。如果细心观察可以发现,每台钟背后面都贴着一张约32K大小的证书,纸张早已黄旧,图文依然清晰,且格式都相近——顶端为商标图形居中,“请用国货”四字分列两旁,下方是有关企业和产品简介的文字。其中“寶”字牌钟的证书像是一篇宣言:

  “本厂经理李东山抱实业救国挽回利权之素志,以时钟一项漏卮极钜,乃潜心研究历尽艰苦始告成功,于民国四年创设制钟工厂,于烟台朝阳街之东巷,专制新式坐钟挂钟,准走八日,时辰确切,机件装潢,无不精美绝伦。出品自供献社会以来将及二十载,蒙爱国诸公极力提倡,行销普遍全国及南洋等处,为中国制造时钟之先导者,首开国产时钟之纪元。迭向京省各市展览会展览,得到若许之奖章奖凭,其评语有完全国货、北洋造钟第一家等语,敝厂感激之余奋勉有加,对于制品精益求精,以期抵尽舶来。对于定价取乎低廉,以答爱护国货者之热诚。”

  “業”字牌钟的“宣言”更令人荡气回肠:

  “当代我国幅员数千万里,同胞四万万人,地非不广人非不多,倘能齐心爱国振兴实业,精造我国之货勿用舶来之品,则国富民强计日可待。今我国同胞等人各异心,对于舶来之物虽货穷价昂亦愿争购,是以外邦欺我之弱乘机而来,国非所有,利权之外溢更不堪言状,言之实堪痛惜。敝厂有鉴及此,奉劝请同胞及各界人士嗣后对于我国各种物品竭力提倡,力求振兴使外邦不敢止视,则我国幸甚国民亦幸甚。”

  这些精练的文字,记录了烟台制钟业兴起和发展的脉络,也折射出上世纪初叶风行全国的“实业救国”和“抵制日货”的历史风云,可以作为解读烟台钟表史的索引。但这些文字毕竟出于企业之手,似有商业炒作之嫌。那么,历史的真实是什么样的呢?

  烟台钟表的辉煌历史

  目前发现的最早记载烟台制钟业的史料是1931年由山东国民政府实业厅编印《山东工商报告》。其中提到烟台宝时造钟厂,“民国四年七月成立,十七年四月十一日注册,以造时钟为业,资本二万五千元,公司性质,经理李东山……该厂机械为旋床、钻床、刨床、压力机、机锯、刨木机、铣床等,皆用电力为原动力,共八十三座,或购置德国或系本厂自造,共值洋三万元,业已使用十六年矣 。”

  1933年12月由上海社会局编纂、中华书局出版的《上海之机制工业》中记述:“国内用机器制造时钟者,当以山东之德顺兴造钟厂(即宝时造钟厂,1931年更为此名)为最早而最大……出品精良,极为国人所用。近年后起者,有永泰、永康、永业等厂。”

  1934年12月由国民政府实业部国际贸易局编纂的《中国实业志》第八编中记载:“我国制造时钟厂极少,所有者大半集中于山东之烟台,烟台朝阳街朝阳胡同之宝时厂,为我国造钟业空前之第一家,于民国四年成立。继起者为民国十六年间办之永康造钟厂,至民国二十二年慈业造钟厂成立后,而烟台始有三家。宝时钟厂于民国二十年更名德顺兴……”

  1936年由英国人A.G.Ahmed编著的《烟台通志(1935-1936)》:“在中国,钟表工业的发展历史只有短短的23年(指1912年至1935年),其创始人就是烟台的李东山先生……到现在(指1935年),宝时钟厂所雇佣技术工人和学徒已经超过200人,年产量已经达到3万台,起销售市场主要是广东、福建、九江、长沙、汉口、宜昌、安庆、南京、宁波、上海、河南、汕头、青岛,以及胶东地区。”

  1947年出版的《上海之工业要览》中记载:“国人用手工仿造者,始於粤东和江苏的扬州,大都是座钟。然用机器制造的,则推山东的德顺兴造钟工厂为最早而最大……”

  上述史料提到:除了宝时造钟厂外,还有“后起者”永康造钟厂,创办于1927年3月。该厂起点高,上马快,当年即出产品,主要是仿德国款式的座式和挂式机械摆钟,注册商标“永”字和“康”。次年11月,永康钟厂与宝时钟厂一起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华国货展览会,引起政府和媒体的关注。国民政府工商部给予的评语是“以该各厂家出品,虽系仿造,但在我国实属创举”。1931年,宝时和永康两厂又参加了在沈阳举行的国货展览会,被公认为“中国造钟首创第一家”。

  1931年至1933年,盛利、永业、慈业钟厂先后开业,分别生产“盛”字、“業”字、“慈”字牌机械摆钟。后起的钟厂借助烟台制钟已形成的技术基础和市场名气乘势而上,产品均销往国内各大商埠,出口到东南亚国家。到1934年底,烟台各钟厂从业人员达到1050名,拥有设备290余台,年产时钟16余万只,花色品种上百个。有关报纸报道:烟台生产的摆钟“社会人士亦均以系国产,咸乐购用。一时风声所播,遍及国内外,货物销路,日渐畅旺,北达辽宁、吉林、黑龙江各省市,南至安南、缅甸、新加坡以及南洋群岛各地。举凡交通便利之地,均可销货。宝时、永康两厂,每年出货均达3万余架。”

  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在烟台制钟业繁衍的同时,一大批技术人员从德顺兴(宝时)走出烟台,其中鲁宣民、孙文庚等10多名技工在天津开办了北洋造钟厂;刘玉秀、陈书祥在青岛开办了时辰造钟厂;赵传尧、徐宝任先后去沈阳开办了新明造钟厂,在丹东开办了大陆造钟厂; 赵传尧又去上海与丛顺滋、李志海等人开办了忠众造钟厂;徐宝任去北京与徐华梅开办了长城造钟厂;李典章与唐志成父子等人去上海兴办了时民造钟厂;陈玉武又去天津开办了华威造钟厂。这些人把制钟技术传播全国各地,推动了中国制钟业的发展,使烟台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现代制钟的发祥地。

  爱国实业家李东山

  在20世纪初叶的旧中国,一个沿海小城能产生并发展成影响全国的制造业并非偶然。除了得利于烟台的开埠之先,创业者的素质无疑是成功的重要因素。正如《上海之机制工业》中在评价烟台制钟业后感叹道:“制钟厂先开者,非资本之难,实人才之难”。

  英国人A.G.Ahmed编著的《烟台通志(1935-1936)》中写道:“作为中国钟表工业的先驱,德顺兴有一个传奇的经历。德顺兴造钟厂今天在烟台工业界的崇高地位,完全归功于天生聪慧和眼光长远的企业创始人——李东山。”通志中还简要记述了李东山的创业过程。

  1980年代初,烟台钟表工业史志的编写者采访到原德顺兴钟厂的资深职员。根据亲历者的回忆,结合史料记载,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到李东山其人及创业历程。

  李东山,名树桐。生于1873年8月,山东威海人,自幼家贫,15岁时自身来到烟台,先后在商家学徒和从事小贩生意,积攒一点小资本后,开办起水炉小铺,同时去海关走私商品拍卖处叫行,往往能捞到一些便宜。几年后将小铺扩办成五金商店,字号“德顺兴”,经销五金品兼营百货。期间正逢民国成立,国民革命军强令男性公民一律剪掉辫子。李东山看准商机囤积了一批帽子,后高价出售,结果获利颇丰。李东山的精明和善谋可见一斑。后来他又创办了制伞厂和玻璃厂,这些都为创办钟厂打下基础。他有句自立的恒言:凡人有之我不干,人无有之我要为。1912年他开始经销德国、日本产的机械摆钟。他认为制钟在中国是缺门,自己办厂制钟可独得其利。有了念头他开始做准备。1913年他通过长年打交道的驻烟德国盎司洋行的关系,去印度签证并辗转到了德国。在德国UHGHANS钟厂他做了两年勤杂工,期间偷偷记下制钟所需设备和原材料的型号,但未能掌握技术。两年后,李东山购买了一批原料和设备,装了半条远洋轮回国。不久,李东山又东渡日本,在大坂钟厂打工,暗中学习制钟技术。他还通过宴请送礼手段从钟厂技术人员套出关键技术。半年后李东山回国,将学到的技术转述给技师唐志成,由唐按日本“马球”牌摆钟外壳和机心做出样机。同时在他经营五金行附近的地方朝阳街南段路东建造厂房,一切准备完毕,1915年7月,烟台宝时造钟厂开业,一方面生产汽灯等五金产品支撑企业运转,另一方面由唐志成培训工人,进行制钟生产准备。3年后,宝时钟厂生产出第一批“寶”字牌机械摆钟。

  “寶”字钟生正逢时。1919年由“五四”运动引发了全国性抵制日货运动。1923年至1928年,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地爆发抵制日货运动。李东山为推出刚问世的产品找到了契机。“请用国货”的广告宣传,“永远保修”的承诺,低于洋钟的销价,使“寶”字钟很快在胶东立住脚,进而在华北、东北打开销路,并将盘踞多年的日本“马球”牌钟挤出东北市场。上世纪20年代末期到30年代中期是李东山事业的鼎盛时期,钟厂产销两旺,利润可观。 1934年和1936年,李东山先后在朝阳街南首兴建了新办公楼和电影院,还投资于十几家工商企业,成为本埠名声显赫的实业家。

  1938年日军占领烟台后,对烟台制钟业觊觎已久日本商行首先拿“德顺兴”开刀。先是要与“德顺兴”合股经营,又要给李东山一个伪商会席位,均被李东山谢绝,结果李东山的儿子被罗织罪名抓进日本宪兵队羁押数月。受此打击李东山无心再经营企业,加上钟表厂屡遭日伪政权巧取豪夺而大伤元气,使李东山心灰意冷,渐退出工厂经营管理。李东山一生俭朴,晚年更加淡泊。1946年7月在烟台病逝,享年73岁。与此同时,德顺兴及其它钟表厂也都奄奄一息。

  在内忧外患的旧中国,不仅李东山“实业救国”的梦想不可能实现,甚至连他自己的企业也难以为继。惟有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人民政府的扶植下,烟台制钟业才焕发生机,才能发展成为新中国的钟表生产基地。

  通讯员 刘明昌

  YMG记者 申吉忠 撰文 /供片


版权声明:
凡未经水母网书面授权,在互联网使用水母网以及《烟台日报》、《烟台晚报》、《今晨6点》、《华夏酒报》等报(刊)新闻资讯的行为均将视为侵权行为,水母网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详情点击:《水母网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 水母网 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