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007版:
3  4  
CEB 版 PDF 版
大马路:
消失的街道 不变的情怀
      
新闻 | 旅游 | 健康 | 漫画 | 博客 | 论坛 | 信息
烟台日报 | 烟台晚报 | 今晨6点 | 华夏酒报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下一篇4  
     【打印】  
大马路:
消失的街道 不变的情怀

水母网  日期: 2006-12-09  来源: 烟台日报  
大马路已成为美丽的滨海景区的一部分

  老街新道之四

  大马路:

  消失的街道 不变的情怀

  繁华落尽,只隐约浮现在人们的记忆里。大马路就曾经是老烟台最繁华的街道,当时商铺林立,客户云集,可谓一时胜景。如今,海风吹尽历史的尘埃,大马路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悄然隐退,留给人们无限的怀念。

  昨天上午,在惠安小区记者有幸见到了黄家祖孙三代,听他们讲述了自己和大马路那段难解的缘分。

  祖父

  繁华记忆刻骨铭心

  1860年,一条与海岸线平行、宽阔平坦的马路横贯烟台市区,因其为烟台第一条马路,也是当时最长的马路,遂被称为大马路。1910年,伴随城市改建,大马路改名东马路,但大马路留给人们的自豪与骄傲仍然充盈着人们的心头,人们仍固执地称其为东大马路。1938年,烟台市整治规划后,恢复了大马路路名,将南侧与大马路平行的威海卫路、大威海街分别命名为二马路、三马路。大马路始长660米,1912年后延伸至1308米,初为土石路面,至1926年将路面硬化,大马路旧貌换新颜,终与其名相符。大马路不但是老烟台最大的路,也是当时最热闹繁华的路,人称工艺品一条街,因为这里是老烟台花边、发网等手工艺品生产经营出口的基地。

  “当时欧洲的草帽辫、发网、抽纱、花边、绒绣等工艺传过来很多。民国初年,洋人利用我们廉价的劳动力,精巧的手艺,采办发网,促进了发网业的繁荣。我们的发网物美价廉,当时达到全盛时期。”今年87岁的黄本明老人曾是大马路“华成和发网庄”的工人,想起当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在鼎盛时期,烟台从事花边、发网生产经营的洋行、商号、工厂有130余家,仅大马路就集中了30多家。那时候上海和苏州的花边、发网等手工艺品还是从我们烟台传过去的呢!妇女做窗帘、地毯什么的,都喜欢用它。”

  1929年,时在军阀刘珍年部队的中共地下党员彭雪枫,在大马路组织发动了著名的烟台发网工人大罢工,并取得了罢工胜利。“只可惜,当时的工友都已经不在了!”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黄老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父亲

  儿时梦想埋藏于此

  大马路见证着烟台开埠的历史,文化遗产丰富,内有张裕酿酒公司旧址、俄国领事馆、崇正中学旧址、烟台红十字会旧址等省级和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还有许多地方特色的近代建筑及具有代表性的近代居住街区。可以说,这里是烟台城市历史的一个重要缩影。

  “过去的大马路是老烟台最宽敞、最繁华的街道,道路两侧大部分是二层的小洋楼,中间还夹杂着当地的建筑,是典型的中西合璧式的街道,商业活动繁多、政治机构遍布、文化氛围浓厚。仅1300多米的大马路上就有工厂、学校、商场、洋行、领事馆等。”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黄朝兴还记得,“烟台的第一辆公交车就从这里经过!”

  黄朝兴饶有兴致地回忆着,“站在大马路和广仁路的西口,可以看到两座很有特色的建筑,南为张裕葡萄酿酒公司旧址,北为生明电灯股份有限公司旧址,这些都是中国人自己创办的企业。”

  “我家附近有个‘大马路东升灌汤包’,皮薄肉香特别好吃,每次考试之后妈妈就会买给我吃,我当时还曾幻想着,将来考上大学就会天天有灌汤包吃。”

  年幼的黄朝兴没有想到,随后“文革”来了,“语录”,“插队”,“阶级划分”,“上山下乡”,“劳动”……那个年代充斥着这些特有的烙印,这些烙印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黄朝兴上大学的愿望最终没能实现。

  “我”

  花样童年承载其中

  “阳光,夏天,鱼网,木船,赶海……”在海边长大的黄嫣已经25岁了,但回忆起生活在大马路上的那段岁月,她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这里承载了我所有童年的记忆。”

  4年前,正值黄嫣准备高考的那年,大马路传来了即将拆迁的消息。那一天,永远无法从她的记忆中抹去。“隆隆的推土机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那些老房子的身躯,外表破旧不堪的老屋却始终屹立着,像是在坚持着些什么,倔强极了。”黄嫣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那时候的大马路确实太旧了,街道的路面裂了,汽车要绕着走,自行车要推着走,步行也要躲着污水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步履维艰。曾经辉煌的建筑早已破败成了危房。大家心里早就盼着拆迁,可真要搬走,反倒又割舍不下了。”

  “拆迁那天,大家都没有把爷爷带去看施工队拆迁的过程,推土机的轰鸣声紧紧地揪着所有人的心,我们这些年轻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在老房子里守了几十年的爷爷呢,老人是最经不起这种精神折磨的,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爷爷的性格却跟他的老房子一样倔强,拆迁那天,他竟从始至终未曾说过一句伤心的话,可是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明白……”

  如今,大马路上的老居民已分布在烟台的各个角落。为了建设我们“共同的家园”,他们舍小家,为大家,识大体,顾大局,离开了那个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历史是个不动声色的看客,她虽然步履匆匆,不为某个人而驻足,却仔细记录着这个城市的万方仪态。今天的滨海景区,路阔景深、繁花似锦、绿树成荫,成为港城烟台最美丽的面孔,可那条消失的大马路却永远回荡在烟台人的记忆中,那些曾经的成就与辉煌将永远积淀于人们的心间,激荡着烟台人的自信与豪情。

  本报记者 夏丹 实习生黄恒                     通讯员 闫寿南   摄影报道

下一篇4  
      
版权声明 @ 水母网 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