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3日 第11版:文化周刊
  • 印记

    □慕然

    早上六点闹钟响过,山村依然静寂。村支书起床后,没吃早饭就到了村委,他为了这个修路的碰头会,筹备了两个月。修路方案反复讨论过了,在村旧路上扩宽整直,修成一条笔直的大路通向村外,美中不足的是要穿过老赵家的院子,老赵家需要拆迁,院子里那棵大槐树,也必须移走。只要老赵同意拆迁、移树,马上就能开工修路。

  • 与树同行

    □陈颖

    第一次见栾树,是在港城西大街上。偶然抬头看天空,却望到一树一树明黄的小花朵。我有些惊讶,那一排树仿佛天降而来,笔直地耸立着,神秘又飒爽,飒爽中又透着清秀。小花朵一枝一枝地挺立在树冠上,周遭由墨绿的树叶衬托着。绿的叶、黄的花、蓝的天、白的云,初秋的天空因这俊俏的树更加明朗更加开阔,心中的一点忧郁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会给人安心和鼓舞的树。

  • 神山后村与嵇氏庄园

    □姜鸿

    秋的气息渐渐明朗的时候,我和丈夫去乡间,去寻觅那些散失于田野的故事与传说,去打捞那些失散于泥土中的人和事。

    从莱阳河洛镇驻地向北,到了泊麦口村之后向东,经过马崖口村之后再向北,过了一座山之后就来到了神山后村,而那座山就是“神山”。

    清初,沙姓人建村于神山之后,取村名“神山后”。村里有一条宽敞的东西街道,我们的车子驶入街道泊在路边,向村人打听嵇氏庄园,据说那是一座建于清朝的古建筑。村人随手一指,我们这才发现,原来那座老建筑就在我们身边。

  • “能理解”

    □阿列克

    我虚与委蛇时你说能理解

    毕竟生存需要先保重自我

    我仗义执言时你说能理解

    毕竟化解冲突应打破砂锅

    我落井下石时你说能理解

    毕竟未尝其苦也不便苛责

    能理解“能理解”包装的温情

    难理解“能理解”盒中的冷漠

    “曾经”青春

    虽然是一张没印终点的车票

    我依然踏上跌跌撞撞的旅程

  • 人间烟火是豆腐

    □王博文

    夜里有些许饿意,四下也没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便品读汪曾祺老先生的《人间至味》来解解馋,其中所描写的豆腐可谓是写到我的心坎儿里去了。若问我,汪老这么多篇美食佳作,为何对一篇豆腐文章印象深刻?我想,这大抵是源于我对豆腐的喜爱。

    童年时候的我是个十足的肉食主义者,无肉不欢,对豆腐一类的素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那时离家不远的金东市场新开了一家豆腐铺子,据说他家的豆腐格外好吃。豆腐铺老板是个俊朗的瘦高男子,待人彬彬有礼,卖豆腐从不缺斤短两,因此也就打出了名声,每天去买豆腐的人络绎不绝。那时父亲带我去市场买豆腐,常会对我打趣:“要想变成像豆腐铺老板一样的俊小伙儿,就得多吃豆腐!”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