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06日 第10版:文化周刊
  • 朴素的伟大

    □曲荣静

    壬寅虎年春天,奥密克戎毒株反扑港城烟台,作为一名核酸检测站点的志愿者,我有幸近距离接触到一群最美的劳动者,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核酸检测点位于烟台市区南郊,来检测的大多是建筑工地的工人、工厂车间工人和住在附近的村民。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他们安全帽下脸上的皮肤苍老而黝黑。细看他们的手指,因为常年的操劳,已经变得粗壮,一条条皲裂的口子布满双手。其中有位来自河南的建筑工人,在附近工地干活,我问他:“你为何来这里?离家这么远。”他说:“为了多挣些钱。”朴实的回答让我不忍心继续追问他舍家千里来这里的其他理由。还有一位是附近高架桥的工人,他来自湖北,身上落满了工地上的尘土。我仔细看他的身份证,八零后,今年正好40岁,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很多,我想这一定源于常年的雨打、风吹、日晒。我好奇地问他:“你为何来这么远的地方打工?”他说:“这里虽然离家远,但工资高些,家里有老人和孩子需要花钱。”我又问:“你多久回家一次呢?”他说:“工地的活儿干不完就不回家。”语言中透着对家庭的责任和担当,我还听出了他说话语气中对家人的思念。听着他的话,我不禁心疼起来。在春节阖家团聚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打点行装,带着父母的嘱托、妻儿的期盼,依依不舍离开家乡,来到千里之外的异乡打拼;在每个节日合家团圆的时候,他只能在遥远的北方向着家乡的方向遥望和祝福。我想象着他是不是会在一个风清月高的夜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仰望星空,放飞他的牵挂和思念,对着远在家乡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大声地喊出“我爱你们”的话语。

  • 博学嗜读的学狐

    □王若帆

    街谈物语

    在我国古代文学中,狐狸是一种别有意味的存在。它们以凡狐、灵狐、瑞狐、神狐、学狐、狐魅、狐妖、狐神、狐仙等各具特色的形象,为中国文学增添了丰富的意蕴,赋予狐这一文学形象诸多神秘色彩。在众多狐狸形象中,学狐是颇具特色的一种。学狐最突出的形象特征是博学嗜读、多才多艺,以藏书和论辩为爱好,部分学狐学识广博、能言善辩,乃至化形为书生,能够与人类中的名士大儒一较高下,甚至比之更胜一筹。

  • 母亲的忠告

    □王 坤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八年了。当一个最喜欢、最关心、最牵挂你的人离开这个世界以后,你才能真切感受到撕心裂肺、怅然若失、无依无靠的滋味,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痛。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再没人为你牵肠挂肚,再没人对你问寒问暖、唠唠叨叨。清明节,跪在母亲的坟前,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眼,再给母亲插柱香,再与母亲唠唠嗑,再陪母亲说说话,母亲您是否听得见?此时此刻,母亲生前的一次次谆谆教诲以及与母亲相处的一幕幕难以忘怀的往事早已与我的思绪连成一片。

  • 妈妈的馄饨

    □林春山

    母爱和爱情是两大永恒的主题,关于母爱的故事俯拾皆是,并且每一则故事都是感人的真情流露,没有丝毫的做作。在母亲节到来之际,一个个母亲的形象不时地在我脑海里浮现,其中有这样一位母亲,她的行为深深地感动着我,并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冬日,北风肆虐,怒吼声声,雪花在空中疯狂搏击,天地一片混沌。一位中年母亲站在楼梯口,心神不定地看着漫天狂舞的大雪,长时间地陷入沉思……这是位诗意的母亲在风雪中找寻灵感吗?或者是一个痴情于雪的雅士正在欣赏雪的绰约风姿?不知站了多久,也许是被寒冷的北风吹的,她的眼中似乎有泪花溢出。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