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 逃离德黑兰!“新安故事”精短小说大赛征文......其他人质也安全得救图片新闻李天一被延长拘留一个月
A01版: 首页 A02版: 今晨铁嘴 A03版: 内文索引 A04版: 首读 A05版: 首读 A06版: 纪念“向雷锋同志学习”50周年 A07版: 城事 A08版: 关注三站改造 A09版: 关注三站改造 A10版: 96110 A11版: 找工作·公益烟台 A12版: 财商 A13版: 广告 A14版: 网事入烟 A15版: 广告 A16版: 休闲旅游 A17版: 休闲旅游 A18版: 晨报气象站 A19版: 只给女人看 A20版: 福彩 A21版: 社区 A22版: 公检法 A23版: 广告 A24版: 606高端访谈 A25版: 时局 A26版: 社会 A27版: 晨读综合 A29版: 哨响 A30版: 酸菜娱 A31版: 热话题 A32版: 爱车星期五 T01版: 烟台空港 T02版: 烟台空港 T03版: 烟台空港 T04版: 烟台空港

目标, 逃离德黑兰!



    2013年的奥斯卡,好莱坞明星本·阿弗莱克自导自演的电影《逃离德黑兰》获最佳影片奖。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故事:6名美国外交人员被困伊朗,为了救出他们,中情局的专家们想出一个异想天开的营救计划———用假装拍电影的方式前往营救。
  在电影的最后几幕中,那群美国人乔装成为一帮剧组人员,成功混过了三道检查关卡,遭遇了飞机票被取消而后恢复的波折,甚至被革命武装分子飞车追逐……当然,和大部分好莱坞电影一样,6人顺利脱险。
  事实上,这部颇具好莱坞式英雄情结的电影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整个过程听起来荒谬,但它确实发生过。历史上,中情局的特工们确实以这样的方式营救过被困伊朗的美国人质。电影在北美公映时荣膺票房冠军,随着 《逃离德黑兰》的大热,这段真实的历史再度被翻开,勾起一段30多年前的回忆。

  伪装成一群好莱坞怪胎

  1979年11月4日,一群伊朗革命激进分子冲入位于伊朗首都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使馆内66名外交人员与平民被挟持,整场危机延续了444天。直到1981年1月20日,美国人质才全部获释。
  电影《逃离德黑兰》说的就是这444天的混乱中的一段插曲,事件发生时,有6名外交人员逃到了加拿大大使肯·泰勒的官邸内,一旦被发现,加拿大政府也极可能被卷入这场外交风暴中。
  躲藏期间,他们曾设想过无数出逃方案,这些方案的奇妙度媲美著名间谍小说 《谍影重重》。然而,受当时的客观条件所限,这6名外交人员的出逃计划只能算是异想天开。经过讨论,中情局带来了比想象中更疯狂的逃离计划:按计划,他们将伪装成一群来自好莱坞、跟政治没有任何牵连的电影人,此行是为了拍摄一部科幻片,前来考察地点的。和电影一样,主角在此刻登场了。现实中负责营救行动的主人公,也是一位叫做安东尼奥·门德兹(电影中由本·阿弗莱克饰演)的中情局特工。基于“人道主义”,加拿大同意为大使馆人员提供6本护照,他们把中情局的公文和伪装品,用“枕套大小”的外交邮袋,偷偷送进德黑兰。

  电影内容越天马行空越好

  事情远比想象中复杂得多。这些特工们首先得说服中情局的其他人和加拿大人,这是此刻能想到的最好的点子。他们还必须成立专门的拍摄公司,解决拍摄地点问题,自己去寻找合适的剧本。当然,还要亲自打电话给伊朗人,消除他们对拍摄的种种疑虑。最终,营救人员成立了一家专门的电影制片公司,他们给它起名叫做“六号制片公司”,纪念那6名被困在伊朗的来客。
  剧本的选取稍微有点困难,他们需要一个科幻小说类的剧本,具备中东和神秘元素。最终,剧本敲定罗杰·泽拉兹尼的获奖科幻小说 《光明王》,后来被取名为《阿尔戈号》。希腊神话中,“阿尔戈号”是一条船的名字,众英雄不畏艰险,乘得此船,最终取得金羊毛。此外,特工们还拟定了一些标志和海报,甚至花钱在好莱坞著名的行业类杂志《综艺》和《好莱坞报导》 买了全版的广告,力求做到万无一失。
  事后,中情局甚至流传着这么一个好笑的段子:“在营救行动的几周后,六号制片厂就退出了运作,我们当时接到了26个剧本……有个剧本还是史蒂芬·斯皮尔 伯格的。”

  计划困难重重

  正式的营 救行动开始,门德兹本人决定要扮演制片人的角色,他的搭档胡里奥将会担任副制片人,这个人物在电影中被省略了。至于6位被困伊朗的外交人员,则会担任电影的工作人员。当时的伊朗危险又混乱,但监查制度和镇压还未恶化。那个年代,互联网并不发达,谷歌根本没有问世,所有的方案都是通过电话、个人或传真审核的。一切看起来可能有点疯狂,但似乎又行得通。
  经过一番周折,门德兹到达加拿大驻伊朗大使馆,根据6位外交人员的长相、性格特点,为他们分配好每个人的角色:有编剧、美术指导、副制片人、交通协调员以及摄影师和场地管理员,并要求每个人按照一份捏造出来的履历去揣摩自己的新身份,并要求他们要背得滚瓜烂熟。
  电影《逃离德黑兰》中这一段扣人心弦又略带惊悚,根据1999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内部刊物《情报研究》中登载的内幕消息,现实中的出逃情形并没有那么戏剧化,但仍然称得上是惊心动魄:这几个美国人离开伊朗,搭上瑞士航空公司SR363的航班,飞机在短暂的机械故障延迟后起飞。为了安全起见,直到出了伊朗的领空后,他们才举杯庆贺。
  这一天是1980年1月28日。直至数月后,人们才发现他们离开了,而美国中情局在这当中的策划,直到17年后才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