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遗孤想找老英雄打听身世我市竟有两条通海路三季有花、四季常绿自然、生态......
01版: 首页 02版: 今晨铁嘴 03版: 热闻 04版: 读城 05版: 民生 06版: 文明春风靓港城 07版: 追忆烟台开埠150周年 08版: 现场 09版: 活动 11版: 赢在中高考 12版: 社区那些事 13版: 社区那些事 14版: 财经 15版: 大学城 16版: 前途 17版: 天气实用 18版: 第一眼 19版: 大聚焦 20版: 中国派 21版: 广告 22版: 大看板 23版: 财道 24版: 证券 25版: 竞技叫板 26版: 星社区 27版: 健康

八路军遗孤想找老英雄打听身世

马石山惨案幸存者后代牵挂于福田老英雄,欲结伴去莱州探望



    “我的父亲就是一名马石山惨案的亲历者,但他很早就去世了,作为一名革命者的后代,只要去看看老人,也会感到很亲。”“经历过那么残酷的战争,幸存下来、活到90高龄的老英雄,很不容易,小辈去看望一下,是一种礼貌,更是一种尊敬。”“我父亲也是个老革命,我真心邀请老人有机会到蓬莱阁玩。”本报日前刊发“90岁老战士寻找‘马石山惨案’幸存战友”系列稿件后,引起读者的极大关注,纷纷给记者热线打来电话,有的读者询问90岁的于福田老战士的电话号码,有的表示要去看望老人,还有的邀请老人出来玩。
  YMG记者方春明摄影报道
  马石山上装死幸存下来
  “于福田老人应该和我父亲认识。我的父亲也参加过马石山血战,而且还幸运地活了下来,但可惜他去世得早,要不然两位老人见了面,肯定有说不完的话。”刘文钢先生说,于福田老人当年参加地下党秘密组织的捉奸队,后在便衣特务队工作,他的父亲当年也在便衣特务队工作。当时日本鬼子包围了牟平的一个村想抓他父亲,父亲藏身在拉粪的驴车中逃出敌人的包围圈,跑到大连。刘文钢的父亲叫刘忠清,1905年出生,1977年病逝。早年在烟台地区干过地下党,后来参加部队,担任胶东钢八连连长。刘先生讲述,他父亲也是马石山惨案的亲历者。在那场战役中,父亲腿部受伤,不能动了,只能在脸上抹上血,躺着装死。当时,日本鬼子对战场上牺牲的官兵都要捅上3刀,幸亏压在身上的两具尸体救了父亲一命。
  战斗结束后,连里12岁的传令兵郝明找到父亲,把他背了出来,父亲得以活命。“要不然,就不能有今天了,也就没有我们了。”解放后父亲提起马石山惨案,就是两个字来形容:残酷。
  刘先生说,父亲的一生有着传奇的经历。当年胶东钢八连全连100多人,马石山血战时,团部被包围,他率领100多人往外冲,干扰日本鬼子的包围圈。日本鬼子的主要目标是要抓部队首长,钢八连就掩护司令部撤退。那时没有通讯条件,战斗中有13个传令兵与团部保持联系,传递前方战场最新进展,通知团部往哪里突围。最后,经历了一次次殊死搏斗,全连仅剩下7人。
  “可以说,去看望于福田老人,就是对早逝的父亲的一种怀念、一个纪念吧。”刘先生提起父亲就非常感慨,称父亲是个无名英雄,一生的传奇故事可以拍一部电影,他已整理出一些文字资料。
  八路军遗孤寻身世
  看到晨报刊发的“于福田老人寻找战友”的消息后,王德强先生就想到于福田老人家,一是去看看老人,二是想与老人聊聊天,看看是否有和他父亲身世有关的线索。
  王先生说,他的父亲现年69岁,今年3月份因癌症病逝。在父亲弥留之际,说出一个惊天的秘密:“你们的爷爷、奶奶不是亲生的,我是一名八路军的遗孤,曾经悄悄找过亲生父母,但没有找到,这辈子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是哪里人。”老人就带着遗憾离世了。
  王先生的父亲是1942年阴历5月13日出生,出生3天后的夜里,被当地妇救会主任姜连芳送到牟平区王格庄镇栾家疃村一个老乡家。这对夫妇40多岁,无儿无女,是此前八路军“踩点”选中的。
  解放后,有部队人员到村里来找孩子,也许是舍不得孩子,这户人家不承认孩子是寄养的。父亲长大后,隐隐约约听说了自己的身世,就悄悄打听,找到妇救会主任姜连芳,她说当时是受上级指示,不能问,要求绝对保密,她一点也不知道情况。
  但父亲也得到一些零星线索:有名女八路曾在距离他们村五六里路的一个村里待产,生下一名男婴,这名女八路戴眼镜,大高个,细高挑,长得很好看,传言是抗大校长的妻子。
  王德强看到于福田老人曾给林浩担任过警卫,还在胶东抗大学习了半年。林浩是当时胶东军区政委,线索也与抗大有“瓜葛”。“父亲走时留下遗愿,晚辈应替他完成,对父亲和母亲也是个安慰。”王先生说,他特别想与老人聊一聊,看看老照片,期待着从老人那里会发现一点新的记忆和线索。
  王先生特意托人从福州买回最新鲜的芒果和柚子,把车加满油,请了假,约了另一名马石山惨案幸存者于成老人一起,到150公里外的莱州驿道镇去探望于福田老人。
  邀请老英雄畅游蓬莱阁
  “我的老家是威海那边的,但现在蓬莱,我父亲当年也是一名地下工作者、老革命,请帮我转达一下心意,我邀请老人的家人带着老人来蓬莱阁玩,所有的费用我们担。就是背,我也要把老人背上蓬莱阁。”蓬莱市一位邹姓先生打来电话说。
  邹先生说,他今年50岁,老家是威海荣成,在马石山惨案遗址附近,父亲已86岁,当年也是参加过多次大小战斗,戎马一生,现离休在家。他多次陪同父亲回老家,在威海、荣成、文登、乳山等地转了一圈。邹先生对马石山惨案这段历史非常熟悉,也与当年胶东特务连的老战士有联系。他非常敬佩这些参加革命的老战士,所以,特别想请老人的家人带着他到著名的旅游胜地蓬莱来转转。
  现在在青岛工作的孙忠野先生给本报打来电话,建议老人与《老干部之家》编辑部联系,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并把编辑部的电话号码告诉记者,希望转达给于福田老人。
  孙先生说,他今年29岁,早年在泰安上大学时做的一次社会实践,就是专门到胶东地区走访马石山惨案的幸存者,非常熟悉这段战争历史。他烟台的朋友看到报纸上刊发了于福田老人在找战友,转告了他,他专门给本报打来电话,想早日帮助老人了却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