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008版:特别 报道
3  4  
CEB 版 PDF 版
烟台姑娘唱响维也纳
      
  论坛最新帖子
  一周热门帖子
新闻 | 旅游 | 健康 | 漫画 | 博客 | 论坛 | 信息
烟台日报 | 烟台晚报 | 今晨6点 | 华夏酒报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打印】  

烟台姑娘唱响维也纳

水母网  日期: 2008-07-19  来源: 今晨6点  
  于冠群近照
于冠群在维也纳

  这位姑娘是牟平人,今年25岁,经历比较简单:牟平生牟平长,考上山东艺术学院,后来师从著名音乐家周小燕,依靠不怕吃苦的恒劲,登上古典音乐的殿堂

  维也纳当地时间7月6日晚上,维也纳市政厅,伴随着一曲感人的咏叹调《孤独,我堕落,被人抛弃》的结束,经久不息的掌声回荡在整个大厅内,几千名观众眼里泛着泪花起立,他们毫不吝啬地将掌声送给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姑娘。

  这个夜晚,属于一个叫于冠群的25岁中国姑娘,而这个中国姑娘是土生土长的烟台人。

  在维也纳举办的第27届维也纳汉斯·嘉伯尔国际声乐比赛当晚落下帷幕,女高音歌手于冠群倾情的演唱打动了观众,她也因此荣获歌剧演唱一等奖。这是中国选手时隔24年后再次在此项国际声乐比赛中夺魁,同时她还获得了该项赛事的“最佳新闻人物奖”。

  几经周折,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这位直爽质朴的烟台姑娘,还没有倒过时差的她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疲惫,但她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近两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于冠群侃侃而谈,她讲述了自己如何爱好上唱歌,为什么能够在强手如林的维也纳胜出,唱歌过程中克服了哪些困难……

  1982年秋天,于冠群出生在烟台牟平一个普通家庭里,父母都是工薪阶层,虽然父母不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但是都喜欢音乐。4岁时,妈妈结识了一个手风琴老师,自那以后,母亲要求小冠群练手风琴,小冠群每天坚持练琴2小时。放假期间,每天要练够9个小时。

  “练琴是很枯燥乏味的,那时候总是想着出去玩,练到最后,我常趁妈妈不注意时偷懒。”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于冠群开起了苦涩的玩笑。

  1998年,于冠群考上牟平一中,练了12年手风琴的她感到很乏味,实在练不下去了,最终只能中途放弃。

  为什么放弃手风琴改唱歌?于冠群的理由有些离谱:“因为比较省力,不用练琴了。”

  开始,于冠群只唱中国歌曲,因为不会意大利语,也不知道外国歌。她唱了好多中国民歌。那时候,于冠群对歌曲并没有太多理解,也谈不上喜欢唱歌。高二时的一次歌唱比赛,让她彻底爱上了唱歌。

  于冠群回忆说,那是高二时的一次期末考试,学校组织了一次歌唱比赛,于冠群唱了一首中国民歌,出人意料地拿了第一名。这次比赛后,于冠群爱上了唱歌,每次走上舞台,她总是那样充满自信。

  2001年,于冠群顺利考入山东艺术学院,4年大学生活,于冠群学了很多,从专业基础理论课到文化课,最后还学习了钢琴声乐。

  毕业后,于冠群来到北京。在这里她碰上了李丹丹老师,跟着李老师学习了半年,于冠群基本上换了一条声带,开发出了很多以前没有过的东西,改变了很多她对人生的看法。

  老师们都认为于冠群有一副好歌喉,所以,在北京呆了一年后,她就报考了上海音乐学院周小燕歌剧中心。

  2006年,于冠群被歌剧中心录取,师从周小燕教授。通过周小燕教授的言传身教,于冠群对唱歌有了更深的理解,以前她只知道唱歌,却不知道唱歌是为了什么,所以歌并不感人。

  “到周小燕班上以后,我就知道了,唱歌是为了表达感情的。是为了向人们抒发心中的美好、忧郁、困惑、悲伤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学到了很多声乐的技巧,比如用什么样的技巧来表现什么样的情感,以及怎么样去表达。这也是我取胜的关键性因素。老师给我的声音以灵魂。”于冠群说。

  2007年8月,于冠群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满一年,假期打算回老家烟台看望父母的于冠群被老师要求留在学校学习。就在这个时候,上海音乐学院大师班开班,大师班为她架起了一座通往维也纳汉斯·嘉伯尔国际声乐大赛的桥梁。

  大师班上,于冠群出色的表现征服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钢琴艺术指导kristin oklund。“她很欣赏我,于是就跟我推荐了这个比赛。”于冠群说。

  起初,于冠群对这个比赛了解并不多。她曾听恩师周小燕教授讲过,1984年夏天,周小燕教授率领张建一、詹曼华等学生前往维也纳参加汉斯·嘉伯尔国际声乐大赛,最后双双获得第一名,由此引起欧洲声乐界对中国歌唱演员的高度关注。这个比赛侧重于歌剧演唱,绝大多数选手都是世界各国的职业歌剧演员,因此广受欧美歌剧院、经纪公司的关注。24年来,我国虽经常有选手参赛,但始终无人夺得金奖。听说这个比赛以后,她也没有刻意做过多的准备,一切都在顺其自然中发展。

  今年5月12日,维也纳歌剧院来中国面试参加汉斯·嘉伯尔国际声乐大赛的选手,于冠群作为一名考生参加面试,这也是她首次和这项赛事亲密接触。面试首轮关,她轻松在几十名选手中脱颖而出,和中国其余6名歌手一同获得了参加汉斯·嘉伯尔国际声乐大赛的资格。

  据了解,本届比赛报名的选手达3000多人,赛事机构派出专家到各国进行为期半年的预选后,有来自42个国家的159位选手获得进入维也纳参加复赛和决赛的资格。

  如何在强手如林的局势下胜出?于冠群心里开始犯了嘀咕。就在于冠群心里开始打鼓的时候,恩师周小燕给了她信心和动力,在周小燕教授的指导下,于冠群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歌曲进行推敲,反复演唱,每天练歌到深夜。

  功夫不负有心人。于冠群的努力和付出在7月的维也纳市政大厅得到了证明。

  7月2日,首轮比赛正式开始,于冠群需要在5天里完成三轮比赛。由于时差原因,于冠群感到有些吃力,但她依旧对比赛充满自信。

  首场比赛,于冠群演唱了普契尼的《曼侬·莱斯科》咏叹调《孤独,我堕落,被人抛弃》,整个演唱过程,于冠群用心去感受,用真情去传递,这首感人的咏叹调被她诠释得淋漓尽致。

  “我是为‘情’而唱,许多选手是为‘声’而唱。”第一轮比赛,于冠群顺利过关,许多人被她唱红了眼睛,评委们也深为感动。

  经过4天的激烈角逐,于冠群如愿闯进决赛,决赛的曲目由评委会当场指定,结果她依旧被要求演唱那首经典的咏叹调《孤独,我堕落,被人抛弃》,她用歌声再次感动了观众和评委。她说:“这些指定曲目,哪里动情,怎样把握,老师不知道为我‘抠’了多少遍……”

  当她走近现场观众时,首场比赛结束后的场景再一次上演,好多外国人双手合十,在胸前做成心的形状,用各种各样的语言与她打招呼。于冠群只听懂了一句英语:“你唱到我的心里去了。”

  记者:这次比赛,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于冠群:通过这次比赛,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去改正、学习,同时还要加深对歌剧更深层次的理解。 另外,我还需要学习很多西方文化、知识以及多种外国语言。

  记者:这次比赛有什么细节给你印象较深?

  于冠群:此次维也纳之行,我着实领教了国外经纪人的高效。第三轮比赛刚刚结束,我就被一个维也纳当地的经纪人拉住,他侃侃而谈,为我描述了与他签约后的美好蓝图,包括深造、演出、薪酬,甚至居住事宜,简直事无巨细。

  我在离开维也纳前,查看自己的电子邮箱时,里面已经出现了斯卡拉歌剧院的面试通知、日本蝴蝶夫人国际声乐比赛的邀请函。

  记者:未来怎样打算?

  于冠群:未来想一直唱歌,希望自己的路能一直走下去,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只要一步一个脚印。

  记者:如果有烟台小朋友喜欢古典音乐,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于冠群:学古典音乐是很苦的差事,要走下去就要有决心,这样才能走到底,如果说没有决心就不要走。

  还有,一定要确定自己是不是有条件,包括声音条件、经济条件等等,因为半途而废更痛苦。古典音乐是清水衙门,通过这个来挣大钱几乎不可能,不过真正喜欢它的人是不会放弃的。

      
版权声明 @ 水母网 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