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004版:主打·特别报道
3  4  
CEB 版 PDF 版
“伙计”魏积安
路明爱心帐户首日接到捐款3000元
      
新闻 | 旅游 | 健康 | 漫画 | 博客 | 论坛 | 信息
烟台日报 | 烟台晚报 | 今晨6点 | 华夏酒报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下一篇4  
     【打印】  

“伙计”魏积安

水母网  日期: 2007-06-17  来源: 今晨6点  
  

  6月9日,海阳毛衫城办公室内一群人正在谈论稍后就要开始的文艺演出,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位山东大汉推门而入,看清之后,大家不约而同脱口而出:“伙计!”

  是的,他就是“伙计”魏积安,龙口人。

  魏积安这次来烟台,是到海阳参加“中国针织毛衫创业基地”演出的。趁着“伙计”等场的机会,记者和这位烟台老乡聊了起来。

  演员魏积安:

  一度是梦魇的胶东方言

  最终成就了他的艺术人生

  演员的成名主要靠实力,但有时也需要一些运气。魏积安的成名源自小品,经典台词“哎呀,我说伙计!”让人们记住了这个浓眉大眼、身材魁伟、憨厚而不失幽默的胶东大汉。

  现在,一提起“哎呀,我说伙计!”这话,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魏积安。那么,这句让魏积安成名的台词是如何产生的?魏积安说:“那是胶东当地的典型方言,生活中说起来屡屡逗人笑,于是演小品时就顺手拈来了,没想到效果如此好,在台上之所以说龙口话,那是因为我熟悉。”

  魏积安老家是龙口诸由观,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这个1.8米的大个子起初只知道自己生就这副身板将来会是一个好劳力,而没有想到能成为一名演员,直到他与新疆军区话剧团相遇。

  1974年,新疆军区话剧团在全国招生,烟台地区有一千多名学生踊跃报考。结果,20岁的魏积安脱颖而出,成为烟台惟一一名被录取的学生。说起这段往事,魏积安仍然无法掩饰兴奋之情,并将它称作“天大的幸事”。魏积安始终认为这件幸事最根本的起因就是自己个子高,因为那个时候除了看看电影和地方戏之外,他对于艺术一无所知,冒冒失失地进入艺术殿堂更令他始料不及。

  然而,日后让魏积安成名的胶东方言当时却成了他的梦魇:要上台演出首先要克服口音上的障碍。说了20年胶东方言突然要改说普通话,这对魏积安确实很难。在别人已经能够大段大段朗诵的时候,他还在为四句诗苦苦纠正发音。如何在表演上赶上别人并获得赏识,这不仅需要自己在表演方面努力,更需要有等候机会的耐心。魏积安说这种认为自己能行却不被认可的痛苦更是难熬。开始魏积安在舞台上扮演几十个士兵中的一个,还要因为自己个子高排在最后。后来演了一些独幕剧,演得还不错,但对于他能否演大戏,别人仍有顾虑。演大戏时,当主角有事时,经常需要魏积安救场,而魏积安也很珍惜这些展示自己的机会。慢慢的,他的表演开始引人注意,最终,他在《高山下的花环》中扮演主角,正式走到了舞台的中心。

  只是,让魏积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成名竟源于之前想努力改掉的胶东方言。

  “伙计”魏积安:

  虽然靠小品成名

  但实际上话剧才是主业

  魏积安这次到海阳参加“中国针织毛衫创业基地”演出,带来的是小品《楼台新曲》。

  大多数观众是通过小品认识魏积安的。《乡音》、《擦皮鞋》、《男家属》、《柳暗花明》等小品都受到了观众的欢迎。但魏积安告诉记者:“其实,演小品对我来说只是业余爱好。我的主业是话剧,到现在已经演了30多年的话剧了。只是话剧观众群小,通过话剧认识我的人不多。”事实上,魏积安演话剧,绝对可以称得上“成果丰硕”。他主演的话剧《天边,有一簇圣火》,曾为他赢得了“梅花奖”、“文华奖”等多个大奖。

  谈到小品的现状,魏积安说:“任何一种艺术形态都很脆弱,今年是话剧百年,你看,京剧也衰退了,电影也不景气,而小品也就20来年的历史。我原本就是演话剧的,不过大家看的比较多的是我演小品。其实小品话剧我都喜欢,但是现在演什么遇到好戏都不容易。”

  魏积安说,小品演员都是业余的,比如说赵本山的主业是东北二人转,而对于近年不少偶像派明星也都参与进来演话剧,魏积安表示:“对票房会有一定作用,但是你要说对话剧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是不可能的。很多年轻演员连话剧为何物都不懂就来演话剧……也挺好,能吸引一些年轻观众。”说到这里他又对现在的年轻观众表示起了担忧,“现在年轻人看不懂话剧,连书都不看,有时间就从沈阳到北京四处坐飞机追什么超女……我就纳闷了,唱得又不好长得也不好看的年轻人,怎么就能火?超女现象其实与艺术与文化都无关,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文化现象。”

  厚道人魏积安:

  我不是名人

  是观众最忠实的“伙计”

  “当年离开家乡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有海阳这个地方,现在是第二次来海阳。”魏积安在和记者唠嗑的时候,不断有人进来找他合影,他总是积极配合,有时甚至还主动招呼。

  据说,魏积安生活中把自己当成家乡人的“伙计”,山东那些老乡也挺实在,什么找工作,做生意,考大学,不管干什么都找他帮忙,魏积安总是一如既往真诚相待,他外出从不戴墨镜遮掩自己,于是常被观众认出来,大家都愿叫他一声“伙计”,他总是快快乐乐高高兴兴。每到一处,无论观众要求签名还是合影,他都一一满足大家的需求。他说:“如果没有养育我的家乡父老,如果没有支持我的观众朋友,我演的小品给谁看?我不是名人,而是观众心中最忠实的‘伙计’。”

  魏积安的爱人董贞琼是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的老师,他俩是生活中的一对好“伙计”,贞琼老师非常理解、关心、体贴魏积安,使魏积安每天穿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利利索索。这样的幸福家庭又使魏积安一心扑在事业上。在影视方面,魏积安拍摄了《大决战》、《挂在墙上的乌纱帽》、《商界》之后,又主演了陈国军导演的30集电视连续剧《一路狂奔》,演绎了一代人的生存状态。从新疆军区文工团到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再从“前线”南北“转战”调入北京“总政”又考入“军艺”,不论是话剧、影视、大戏还是小品,魏积安都是满腔热情,日夜兼程,可谓是“一路狂奔”。

  大孝子魏积安:

  春晚可以争取明年上

  娘却只有一个

  2006年,网络评选演艺圈十大孝子,魏积安榜上有名,入选理由是:一年内回千里之外的老家11次,为的就是陪娘聊聊天;春晚拍摄现场,冒着节目被刷下的风险,毅然选择回家探望病中的母亲。

  提起老娘,魏积安的眼神陡然黯淡下来:“2001年老母去世,是我人生最大的不幸。”

  事情是这样的:魏积安在北京稳定下来后,将母亲从龙口接到北京同住。次日,夫妻俩就带上母亲,游故宫攀长城,爬香山逛颐和园,母子其乐融融。

  然而,在乡下住惯了的老人最后还是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执意回了老家。母亲回家后,魏积安挂念不已,三天两头一个电话问候。工作稍稍闲暇,魏积安就回家看看,曾经有一年竟回去了11次,因为担心他耽误演出,最后母亲都嘱咐他回家不要太频繁了。

  母亲去世前生了一场重病。那时,魏积安的春晚节目正进入彩排期,演出任务十分繁重。然而母亲住院期间,魏积安还是挤时间、先后4次回老家探望母亲。等母亲病情稳定后,又马不停蹄地飞回北京,投入彩排。当家人打来电话告知母亲病情再度堪忧时,魏积安正准备一次关键性的彩排,直接关系到节目能否上春晚。同事问他回不回去,魏积安流着泪说:“春晚今年不上可以争取明年上,可娘只有一个啊!”说完就直奔机场,飞回老家。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用孱弱的声音对魏积安说,她一定要等到大年三十晚上,看春节晚会里儿子的演出……

  然而,母亲最终没挨过大年三十。按照当地风俗,魏积安在家全心全意守了三天孝,然后才恋恋不舍返回了北京。

  “为了逝去的人,更为了活着的人。”魏积安将丧母之痛深深地压在心底,喊着“伙计”满面笑容地登上了春晚舞台,为亿万观众献上了一道小品大餐。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位憨厚的“伙计”内心的丧母之痛呢?

  这就是憨厚、仁孝的好伙计——魏积安。

下一篇4  
      
版权声明 @ 水母网 网站版权所有